親,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
第四十八章:天賜戰神
字體設置
    文一鳴試探的問道:“這位天賜戰神研究成功了嗎?”

    醉俠不知道文一鳴此時的想法,搖頭嘆息道:“哪有那么容易。據說當時這位前輩已經壽年將近,對于經絡的研究筆記還未進行到三分之一;不過依然提出了關于奇經八脈的設想,并言及還有一種叫‘穴位’的東西密布于周身,數量在百數以上...”

    經過醉俠的述說,文一鳴對那位天賜戰神也是敬佩不已,這相當于華夏的遠古先賢了啊!他的設想和推論,已經很貼近經絡穴位學說了,雖然沒有更進一步的深入,若是能給他足夠的時間,未嘗就不能有所成就。

    文一鳴知道,就算天賜大陸存在著經絡穴位學說,也無法與他所帶來的記憶相媲美,華夏幾千年的文化底蘊,還真不是蓋的!

    疑問得到了解決,文一鳴心情大好,于是好奇的問道:“前輩,天賜大陸何其廣闊,武修更是多如繁星,怎么就五百年都出不了一個天賜戰神。”

    醉俠沒好氣的說道:“你以為天賜戰神是路邊的地攤貨么?何況老夫說的是南部,并非整個天賜大陸。修武一道,除了足夠的天賦,需要的更多是心志和毅力;而越是修煉到后期,愈加困難;尤其是從武將突破到武宗這一道大坎,阻擋了無數武修前進的腳步,這其中不乏天賦異稟的武學奇才;突破到武宗以后可以說是舉步維艱,數年乃至數十年才能提升一層的修為。”

    醉俠瞄了一眼聽得津津有味的文一鳴,繼續道:“其實,最為關鍵一步,是突破到武圣之后的天賜名號。”

    “天賜名號?什么意思?”文一鳴如同小學生般,真正的達到了醉俠所說的---井底之蛙,卵都不懂!

    “天賜大陸四大區域的中部,有一片無人涉足的千里焦土。在其邊緣,有一座直插云霄的天賜塔;天賜塔乃是自然生成,自天賜大陸存在以來便屹立于此;天賜塔到底多少層沒人知道,因為從第二層開始,便只能武圣期的武修才能進入。而最底層的天賜大殿則能隨意進出,里面有五塊石碑均是記錄從大武生到武圣的天賜碑。但是唯有最中間的最為高大的武圣天賜碑才是天然生成,其他均是后來人為仿造。”

    “到達到武圣之后,需要進入天賜塔試練;一旦試練完成后,武圣天賜碑上便會出現試練者的名稱,以及天賜塔降下的天賜名號。獲得了天賜名號之后,相當于取得了通往天賜戰神的資格通行證。當突破到了天賜戰神后,名字和天賜稱號將會直接在大殿正面的墻壁上顯現出來,并發出暮鼓晨鐘之音。”

    “若是連天賜塔試練都未能通過,要想突破到天賜戰神一點成功率都沒有。因為天賜戰神的名字便是由天賜碑封賜的,如果沒有封賜的名號,相當于阻斷了第九境界的修為通道,你說該拿什么來突破?”

    “至于天賜碑顯示的封賜名號,那都是與試練成功者有所聯系。如五百年前那位前輩乃狂龍戰神,他的封賜名號便是‘狂龍’,而他的成名絕技則是‘狂龍槍訣’!以前有名殺人如麻的天賜戰神,封賜名號則是‘殺戮’!”

    文一鳴聽得神往不已,天賜名號啊!這可不是江湖的人送外號,更非自己隨便胡亂安排的稱號。

    這是上天賜予的名號啊!吊炸天了!

    原來天賜大陸的名字是這么得來的,文一鳴暗道。

    文一鳴性趣高漲,求知若渴的問道:“這天賜名號除了是種榮譽很牛叉之外,還有其他好處么?”

    醉俠點頭道:“當然是好處多多,至于什么好處老夫也不得而知,畢竟南部的武修水平太低,很少接觸到這種高端層次的問題,所以在記載上面也是提及甚少。”

    文一鳴不明白為何同在天賜大陸,南部的武修水平就是最低?不由問道:“南部這么差勁是為何?你老可別告訴我是因為什么天地元氣質量不行,我是不會相信的。”

    醉俠瞥了一眼自以為是的文一鳴,“上次不是說了嗎,五百年前雙城經歷滅門危機。那時候南部九成以上的宗門都遭到了不同程度的打擊,尤其是幾個超級大派更是一落千丈。哼!雙城豈是那么好相與的,知道狂龍戰神是誰嗎?”

    文一鳴張大了嘴,隱隱猜到了醉俠冷哼之后的傲意是為何。

    果然,醉俠接著道:“狂龍戰神便是當時雙城的太上祖師!”

    我去---!

    文一鳴明知自己想到了,還是有些匪夷所思。

    天賜戰神到底有多厲害,他無法想象。但是從當初司徒千刃孤身殺入青云堡,最終需要幾大門派合圍才能將其擊殺的事跡來看,天賜戰神高了整整兩個大境界,其破壞力只能意會啊!

    文一鳴總算明白了,那一場伏尸千里的血戰,應該是南部武修水平大降的真正原因。

    醉俠灌了一口酒,斜睨了一眼文一鳴,道:“行了小子,你這種螻蟻還是老老實實的修煉得了,那種層次不是你現在能奢望的。這三年你有什么打算?別忘了當初你說過要為雙城出一份力的話了!”

    文一鳴深吸一口,正色道:“我剛剛激活了靈識,三個月內不能受到重傷;目前準備用這三個月將修為突破到武者期,之后決定去追獵堂領取懸賞任務,出去歷練一番;至于以后的事還得看一年之后的修為情況,不過雙城會戰我誓必參加,武者六層的參賽資格,我相信自己能夠達到。”

    “嗯!”醉俠低頭若有所思,手指在葫蘆輕輕的叩著,“小子,不介意的話,把你的功夫展示一下給老夫看看。”

    文一鳴一愣,隨即明白了醉俠心存指點之意,一時間,心里頗為感激。

    雖然不清楚醉俠的修為到底如何,但僅憑他那一大葫蘆霸道且能提升修為的烈酒,常年不歇的灌就能知道,這老頭修為絕不會低。文一鳴未作任何忸怩之態,起身走到空地之處向醉俠抱了一拳。

    此時,文一鳴拉開了精煉太極的拳架,瞬間進入專注的修煉狀態。而后不急不緩的行拳換步,經過領悟‘舍我其誰’的槍意,文一鳴覺得體內似乎總隱藏著一股若有若無的戰意,特別在修煉了無我心法之后。盡管修煉才不過半個時辰,但那股戰意卻明顯的有些浮出水面似的。

    精煉太極雖然只有十八式,但極其隱藏的后招極其繁復;所以修煉起來對于精氣神的要求極高,若非對太極有極為精深的研究,是無法完美的打出這一套精煉太極的。

    太極外柔內剛,隱藏極為剛猛的太極五捶,而諸如攬雀尾、白鶴亮翅等卻又柔到了極處。

    一分鐘不到,文一鳴已完全進入修煉狀態。當一記搬攔捶夾雜著數十種后著發出時,體內那股淡淡的戰意瞬間被搬攔捶的剛猛激發了出來。

    醉俠眼神一凝,透出一絲驚訝。暗自感嘆,這么快就激發了意境隱藏的戰意,這才一天時間不到吧!

    文一鳴感受到那股透出的戰意,隱隱與‘舍我其誰’的意境相連,大喜之下禁閉毛孔,更加忘我的催動氣勁,一招一式力求達到最佳狀態。

    兩分鐘一過,文一鳴已完全沉浸在修煉之中,早已忘記不遠處的醉俠。

    三分鐘后,進入無念無想,腦海中僅存著一柄模糊的槍影。

    一趟精煉太極修煉下來,即將結束時,文一鳴感到體內那股戰意有些涌動,根本無法平息下來。

    文一鳴想要將那股戰意壓制下去,卻適得其反,不僅戰意更加不受控制,體內甚至有些翻騰難受,仿佛多年的壓抑未經釋放一樣。就在此刻,腦好中那道模糊的槍影也逐漸清晰。文一鳴很清楚這是‘舍我其誰’的槍意在蠢蠢欲動。

    可他根本抓不住那種感覺,畢竟領悟‘舍我其誰’槍意的時間太短。

    此時的他內勁澎湃,真氣奔涌,在體內與那股戰意左沖右突,仿佛要找到一個宣泄口,膨爆而出!

    文一鳴早已結束了精煉太極,卻不由自主的跨步沉腰坐馬,雙臂如端槍,右手成詠春標指狀,微微顫抖,凝而不發。

    文一鳴此刻表面無比平靜,除了身體有些發顫之外,并無異狀;體內卻是翻江倒海般難受無比,槍意的意境無法捕捉,戰意無法宣泄,幾乎進入了意念和肉體的天人交戰。

    這一刻,醉俠騰的站了起來,本來欣慰贊嘆的表情早已無影無蹤;取而代之的是凝重無比,面現驚駭。

    怎么會這樣?

    醉俠心亂如麻...

    他一眼就看出,文一鳴此時的處境極為危險。

    意境無法把握,往往會導致修煉者陷入執念,深入意境無法自拔,直到把握住那道意境方能恢復清明。而文一鳴體內的隱藏的戰意卻又被無形的激發出來,若是找不到宣泄口,最終導致經脈承受不住壓力而破碎。而那道宣泄口的關鍵便是把握住意境的真意,否者無法沖出這個困境。

    醉俠之所以焦急無比,是因為這種狀況他雖然清楚,卻無法引導和幫助;意境的領悟完全依靠個人,任何人都無法幫襯一二。

    醉俠甚至連呼吸都屏住了,生怕發出定點聲音影響到文一鳴的領悟。

    意境難明如水,戰意磅礴似火!

    水火不濟濟,兇險無比!

    醉俠雙眼死死的盯著文一鳴的動靜,多年未曾動蕩過的心情緊張無比。

    小子,給老子撐住啊!

    你可還差老夫十只叫化雞啊!
為您推薦

@書屋小說網 . http://www.sovtsc.tw
本站所有的文章、圖片、評論等,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并維護或收集自網絡,屬個人行為,與書屋小說網立場無關。
如果侵犯了您的權利,請與我們聯系,我們將在24小時之內進行處理。任何非本站因素導致的法律后果,本站均不負任何責任。

10电子游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