親,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
第一百零八章:閃現接大
字體設置
    現場中唯有虎嘯堂的喬珠清楚的知道,這個瞎子到底有多么強悍,狂暴起來簡直不是人。(書屋 shu05.com)

    雖然她知道這瞎子不一定能在林煙云手中討得了好,但林煙云想要在這瞎子手里找回場子,恐怕也非易事。

    將好友紀晨的表情看在眼里,不禁暗嘆,但愿你能承受得起現實的殘酷!

    林煙云還從未遭受過如此侮辱,氣的已經忘記了立馬出手將其斬于劍下。怒指文一鳴咬牙切齒的吼道:“你說什么?”

    文一鳴端起海碗一飲而盡,‘啪’的摔成碎片。

    “你特么聾了嗎?你出生的時候是畸形,沒帶耳朵就披著人皮混到人間來了?”

    全場一眾人等瞳仁圓睜,有如金剛怒目般瞪大了眼睛!

    夠狂躁---這是所有人心里的想法。

    “老子讓你滾,滾回名劍天門找你的豬腦子,白癡,雜碎!回家問你媽你出世帶耳朵了沒?特么找罵!”

    莊顏已經徹底石化了,她很想知道文一鳴是不是因為眼瞎,從來不知道死字怎么寫!

    泥瓦海碗碎裂之聲,總算將林煙云身后的宋潭兩人驚醒過來。作為林煙云的死忠,無須林煙云動彈一個指頭,或是分出一抹眼色;宋潭已縱步前跨,直接沖向傲然挺立的蒙眼瞎子。

    名劍天門豈容挑釁!在宋潭眼里,文一鳴此時不過是一個武者七層的螻蟻而已。無須牛刀殺雞,他武士三層的修為足夠輕松將其碾壓,斬殺。

    “有眼無珠的雜魚,找死!”沖出的宋潭根本不用爆發極速,在反手摸向背后長劍劍柄的同時,還不忘口中怒喝,以壯威勢。

    文一鳴在宋潭抬腿之時,已然先一步而動。

    反提長棍,八步趕蟬催發到極限,彷如蓄勢已久的離玄之箭般暴射而出。長棍在背后拖出一幕令人目眩的金色光影,而在人影離去的原地,一方寬厚的巖石呈蛛網狀龜裂,驚得楊天昊虬髯直顫,這是武者七層?

    飆出十米之距時,宋潭只不過前跨了五米,正處于反手抽劍的自若之狀。宋潭在腦海中早已模擬好,自己沖到這瞎子面前,長劍出鞘直指咽喉剛好與腳下步伐配合得天衣無縫,既瀟灑又令人驚嘆。

    不過,當他看到文一鳴挾著風暴之狀的威勢,瞬息間突進到距自己不足五米時,腦海已轟然混亂。除了暗呼一聲‘不好’之外,余下的便是‘好快’的錯覺。

    慌亂中,宋潭顧不上再好整以暇,腳下非但不敢再加速,反而急忙十趾摳地頓住身形。右手早已放棄想要酷炫拔劍的想法和動作,一聲低喝中,長劍出鞘之際,文一鳴再進兩米。

    三米的距離加上后續的加速度慣性,文一鳴縱步落地的前一刻,扭腰翻身,雙臂借助離心力猛的將長棍掄出,整套動作有如英雄盲僧的大招一般。一大片金色棍幕,幾乎瞬間亮瞎了宋潭的狗眼。

    一聲狂吼!

    “猛龍擺尾!”

    聲若洪鐘的暴喝有若驚雷,挾著狂嘯的棍風,將只來得及斜斬格擋的宋潭一棍抽飛。

    ‘嘡!咔嚓!砰!’

    剛猛一棍,傳出的聲響卻是一連串。

    在眾人眼中,只看到宋潭驚慌失措的格擋招架。但是,棍劍相交的一瞬間發出‘嘡’的斷鳴;緊接著,宋潭的長劍有如紙糊一般被震成碎片;下一刻,生受攔腰一棍的宋潭,體內已傳出令人頭皮發麻的骨節碎裂聲;而后,便看到一具狂噴鮮血的尸體倒飛出五丈,‘砰’的撞在一顆參天巨木之上。

    待其順著樹干滑落時,已聲息全無。兩只布滿了驚駭之色的眼眸致死也未瞑目,而在角度恰好能看到尸體側面的武修,則是倒吸一口涼氣,宋潭后腰之處,斷裂為兩截的脊椎生生從腰背處貫出,觸目驚心。

    全場靜得能聽見聲旁同伴的心跳聲,均是震驚的看著收棍挺立場中的文一鳴,有如一尊羅漢降世的金剛。

    相距二十米,瞬息而至!出手只此一棍---瞬殺!

    這是何等霸道!

    越級六層的瞬殺!

    這是何等剛猛!

    現場中,最高興的莫過于雙城派。名劍天門的挑釁,以宋潭出言最為難聽,而此時被文一鳴一棍拍死,雙城眾人無不心里歡呼,對這半路殺出解圍的瞎子簡直崇拜到了極點。

    莊顏的石化狀態沒有解除,反而更加嚴重,腦海中一片混亂。而另一名名劍天門的年輕人則是后背連連發麻,暗道若自己比宋潭快一步,想要表現自己的存在感,他同樣會像宋潭一樣,如死狗般蜷癱在樹下無人問津。

    靠近裂隙的五大宗門,在文一鳴謾罵摔碗時已被驚動。一名名眼高于頂的天才弟子均是不滿甚濃,但現在,卻表情各異,緊緊的皺起了眉頭。五大宗門的天才的眼界自非普通武修可比,其中數位已隱約感到一絲威脅。

    所有人眼神中充滿了敬畏和忌憚。就連楊天昊亦是端著海碗難以入口,就剛才文一鳴吼出‘猛龍擺尾’的一棍,他自問處于宋潭當時倉促應戰的位置,就算能接下來也會身受重傷。

    楊天昊能感受到那一棍所蘊含的爆炸力,已經超出了普通武技的范疇,他隱隱感覺到,其中有一股勢不可擋的意志,這令他有些恍惚!師傅曾說過,不到武師期,無論是身體還是精神力都無法駕馭武道意志。李青兄弟才多大,武士期修為,怎么可能?

    楊天昊的感覺沒錯,文一鳴的確動用了‘舍我其誰’的槍意!

    面對雙城受辱,他不想保留。必須在最短時間內給予名劍天門雷霆一擊!越級瞬殺,是他早就在心中擬定好的計劃。為保萬無一失,文一鳴不惜激發一絲槍意。當然,體內那股不知來路的狂暴戰意他并未動用。強敵環伺,他必須留一手。畢竟,武者七層的修為,與武士后期的差距有若天塹,不可不防。

    場中唯一神色稍稍正常的便是虎嘯堂的喬珠了,盡管沒料到文一鳴會秒殺宋潭,但過程并不重要,結局和她心中的想象相差無幾,只是沒有如此震撼罷了。

    紀晨良久后才失聲道:“怎么可能?”

    她的聲音很輕,但在如此安靜的環境下,已清晰的鉆入所有人的耳中。

    林煙云被紀晨一句話從呆滯中拖回現實,掃了一眼死不瞑目的宋潭。看著趕了過來的名劍天門弟子,吸氣前踏一步的同時‘鏗’一聲抽出背后的重劍前指文一鳴,聲色俱厲的喝問道:“閣下何人?竟敢無故擊殺我名劍天門弟子!”

    眾人均能聽出林煙云義正嚴詞的語氣中夾雜著一絲忌憚。林煙云也的確有些摸不清文一鳴的底細,要他相信宋潭被一個武者七層的瞎子秒殺,除非明天太陽從西方升起。

    他不認為文一鳴是武者七層的武修,一招秒殺宋潭就算是他也做不到。唯一的可能,就是這瞎子隱匿了修為,其真實修為遠超宋潭,甚至比自己也只高不低。

    文一鳴沙啞著嗓音,冷笑道:“你沒有資格知道灑家名號。名劍天門?沒聽說過!要戰便戰,何必多言!我佛門從不懼以寡敵眾!來吧,一起上,哈哈!”

    佛門?

    所有人心中具是一驚,難怪此人如此囂張,敢說沒聽過名劍天門。也的確如此,區區名劍天門在佛門眼中還真是不值一提。傳言佛門中人戰斗力彪悍,果然是聞名不如見面。只是一個武者期的佛門弟子便威猛如斯,若是這瞎子身后的師兄弟來了,那還了得!

    林煙云臉色鐵青,將眾同門師弟驚懼的神情看在眼里,內心中終于體會到剛才雙城派的憋屈了。

    “閣下是佛門中人?為何還無故殺生?”林煙云除了說場面話,真不知該如何是好。從文一鳴的裝扮和言談舉止,林煙云已經相信了一半,再加上那彪悍到令人發指的戰斗力,他完全相信自己今天碰上棘手貨了。

    佛門!他名劍天門同樣惹不起。

    “打不打,灑家趕時間!不打老子走了!”文一鳴扛起長棍,拎起酒葫蘆一邊灌著酒,一邊朝大裂隙入口走去。

    留下林煙云一眾人等尷尬在當場。不過,文一鳴心里并不輕松,心頭暗自念叨,可別玩脫了!佛門,你老的名頭可要頂住啊!

    良久,林煙云臉色陰沉的收起重劍。

    “遺跡即將出世,不可多生枝節。待此事一了再找那瞎子算賬,走!”林煙云咬牙說了一句場面話,率先離開了雙城的地盤。

    眾人沒有多言,佛門他們惹不起,名劍天門他們同樣惹不起。不過臉上多少流露出些許譏嘲和快意。

    而走遠的文一鳴在松氣的同時,突然突兀的冒出一個好笑的念頭。

    就剛才二十米距離的秒殺突襲,雖然是打了對方一個猝不及防,不過那感覺真是66666得飛起。

    這特么絕逼是瞎子閃現接大的神技,R閃啊!

    老子真溜!要是能中途撞死一個雜魚,說不定還是雙殺,靠!

    看著文一鳴嘴角掛起浪意,通靈烏感覺毛孔一陣陣收縮!
為您推薦

@書屋小說網 . http://www.sovtsc.tw
本站所有的文章、圖片、評論等,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并維護或收集自網絡,屬個人行為,與書屋小說網立場無關。
如果侵犯了您的權利,請與我們聯系,我們將在24小時之內進行處理。任何非本站因素導致的法律后果,本站均不負任何責任。

10电子游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