親,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
第三百一十四章:中曉善
字體設置
    賽亞仁在光暗城中,按著糜小小曾交待的路線直接找到了珍寶閣的位置,在門口進過一番交談確認,被一個高挑青年引著從后門進了地下室。

    待那高挑青年離開以后,賽亞仁將文一鳴安排在地下室一間雜貨倉庫中休息,而后離開了地下室。

    文一鳴躺在雜貨倉庫擺在角落的床鋪上,緩緩運轉功法修煉起來,他估計賽亞仁起碼得半個時辰才會回來。

    在來路上,文一鳴和賽亞仁便商量過,到時候入城將自己直接放到珍寶閣的地下室,然后賽亞仁便去找他的好友丁泰,讓他簡單喬裝成文一鳴的樣子,一起到靈獸驛站交還風行獸車。

    之后隨便去找一間客棧定上幾天客房,過上兩個時辰,丁泰卸去喬裝從新走客棧里出來,在光暗城隨意逛上一圈而后回到珍寶閣。

    這樣一來,亞索的身份暫時便會消失,只要不是特別刻意監視亞索,那么短時間內都不會出現太多問題,至少支撐到比賽結束應該沒多大問題。

    而文一鳴便可以用真實身份再去煉金總會定級學徒,然后獲得參賽資格。他知道這其中的漏洞特多,僅是鎖天號見過他的人就不少,但其中絕大部分人并不是煉金師,一般不會來觀摩這種小賽事。

    至于幾名交流會上的多金公子小姐,也不一定會閑得蛋疼,千里迢迢跑到光暗之城來觀摩一個小小的最強之星大賽,除非是極為盛大的賽事。

    當然,這其中并不排除禰舟和桑飛鴻兩人,但那時他已經身具參賽資格,而且身在光暗城的煉金總會,就算兩人想對付他,也得等到大賽結束;不過他相信自己能進入前十,有了神諭這一種族天賦,如果連區區小賽事的前十都沖不進,那他真的會氣得白澤降世,一蹄子將他踩死在煉金總會的大門邊。

    和他估計的時間差不多,半個時辰后,賽亞仁帶著阿蒙和一晴回到了地下室。

    “搞定!”賽亞仁一進雜貨倉庫,便學著文一鳴的樣子打了個響指,使了個萬事OK的眼色。

    而后又招招手,又道:“走吧,帶你去見黃主事,這幾天就住珍寶閣了,他是我姐夫的鐵哥們。”

    幾人轉悠著從地下室來到珍寶閣的后庭,賽亞仁雖是第一次來到光暗珍寶閣,但他灑脫活絡的性格使得他好像很熟悉一般,不多時便找到了黃主事的書房。

    叩了幾下門便打開了,賽亞仁剛剛還一副吊兒郎當的模樣,看見開門的人卻愣了神,翕動著嘴唇,道:“曉善,你...你怎么在這里?”

    “進來再說吧!”開門的是一個矮小的女孩,聲音卻已經成年,待幾人進入后,反手關上房門,徑直走到邊上一處椅子坐下,略微打量了下幾人。

    在那女孩開門時,文一鳴便看見了其樣子,身高不足一米六,雖然看起來挺玲瓏的,但卻有一股男子的彪悍之氣;一張娃娃臉上的五官比例分布得還算完美,若是以蘿莉的標準來看,可算打個八十分了。

    最有特點的是她的棕色頭發,分別扎成了兩個雞毛毽子形在頭端兩側,顯得極其的樸實,和農家小女孩沒什么兩樣,不過卻是一名武師九層的武修。

    文一鳴有些好奇,直接釋放了一個鑒定術過去。

    品名:人類(體質有異)。

    分類:女性武修。

    壽命:二十一歲零六個月。

    修為:武師九層巔峰。

    戰力:百分之九十近戰型??

    分析:???

    文一鳴暗道,體質有異是什么意思?百分之九十近戰型到底代表的什么?

    賽亞仁一進書房,還未落座便驚呼道:“姐夫,你......你怎么也在這里?你、你受傷了?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文一鳴也看見了坐在書桌邊上的糜小小,其淡青衣衫的胸口部位浸出一大團血跡,臉色也相當的蒼白。

    書桌正前方的一名五十多歲的短發中年,掃了一眼眾人,抬手示意大家隨意坐,而后朝賽亞仁道:“糜老弟也是上午才到,唉!”

    見糜小小掃了一眼其他人,賽亞仁將文一鳴的真實身份介紹了下,而后簡單的講了一遍路上的遭遇。

    糜小小看著滿頭白發的文一鳴點了示意,把手擺向那短發中年,道:“這位是光暗珍寶閣的主事黃典,也是我幾十年的生死之交,你們有什么事需要幫忙找我找他都是一樣。”

    文一鳴點了點頭,將視線移向剛才開門的少女,問道:“你是中大善的妹妹,中曉善?”

    那少女站起身重重一抱拳,震震有聲,道:“對!我就是中曉善,感謝你對我哥哥的照看。”

    從賽亞仁剛才的述說,中曉善也知曉了他哥哥的死因,她知道這根本怪不著文一鳴,嚴格說和文一鳴一點關系都沒有。

    文一鳴從中曉善的言談語氣和舉動便能看出其內心的想法,倒是暗自感嘆中大善兩兄妹真是人如其名,可惜好人不長命。

    文一鳴轉過頭,問道:“糜大哥,珍寶閣出事了么?”

    糜小小長嘆一聲,眉宇間浮出一抹悲傷和憤怒,緩緩將事情原委道來。

    原來,賽亞仁將中曉善接到珍寶閣,第二天晚上桑飛鴻便帶著三名武將后期的高手,前來珍寶閣讓糜小小交出中曉善。

    糜小小并不知道桑飛鴻是對他產生了誤會,而這誤會來源于幾名鴻運商會的人被殺,那幾名跟蹤文一鳴和賽亞仁的人,雖然是被黑奴市場的鎮守人所殺,但桑飛鴻并不知道,聯想到賽亞仁的身份,便以為是珍寶閣所為。

    糜小小身為珍寶閣的主事,在普羅城那也是有頭有臉的人物,怎么可能認慫,況且他也并不認為桑飛鴻敢真的動手,結果卻出乎了他的意料,一言不合之下便大打出手。

    結果相當慘烈,初一交手賽天虹便被兩名武將后期偷襲致死,糜小小只得帶著中曉善重傷突圍。

    最后糜小小躲在城外,還是托了一位朋友,在城中租了一頭飛行坐騎,這才得以脫身。

    文一鳴心里有點不是味,看著賽亞仁勾著頭狠狠的捏著拳頭,也知道其內心的壓郁比自己還要重,還要難受。

    文一鳴知道,這件事終歸到底還是和他有干系,為了不讓氣氛過于沉悶,于是道:“中大善去世前,我便答應了他,一定會幫他報仇。糜大哥,節哀!讓你受牽連了。”

    糜小小擺擺手,苦笑道:“武修若要談牽連,就不必踏入武修界,老弟不必自責,都是命。況且鴻運商會也已經不存在了。”

    賽亞仁抬起頭,紅著眼道:“什么意思?老子還沒報仇呢!”

    糜小小也未勸慰,搖頭道:“我也是聽黃大哥剛剛說起,三天前鴻運商會被一股勢力連根拔起,除了桑飛鴻一家人,盡皆消失,仿佛在人間蒸發了一般。”

    文一鳴分析道:“首惡不誅,這絕不是巧合,應該是留下來讓當事人親手報仇的用意。”

    黃典和糜小小同時出聲:“我怎么沒想到這一點!”

    說完后兩人對視搖頭失笑,黃典不禁深深的看了文一鳴眼,暗贊其思維的敏銳,能這么快將事實看通透。
為您推薦

@書屋小說網 . http://www.sovtsc.tw
本站所有的文章、圖片、評論等,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并維護或收集自網絡,屬個人行為,與書屋小說網立場無關。
如果侵犯了您的權利,請與我們聯系,我們將在24小時之內進行處理。任何非本站因素導致的法律后果,本站均不負任何責任。

10电子游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