親,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
第三百一十六章:我買文一鳴能進前十(第四更,求支持!)
字體設置
    晚飯時分,黃典在飯廳的一個清靜包廂中布置了一桌豐盛的酒席,算是為幾人接風洗塵。

    賽亞仁的好友丁泰也從客棧中溜了回來,大家一番介紹之下推杯換盞幾輪,漸漸的熟絡了起來。

    酒過三巡,黃典看向文一鳴,鄭重道:“一鳴小友,你的事我已經知道了。明天讓丁泰陪你到煉金總會定級和獲取參賽資格,經過和糜老弟商量,你的身份便是我的一門遠房親戚,前來代替珍寶閣參賽。”

    文一鳴點頭道謝,在一頓飯中商議了諸多細節,然后各自回房休息。

    文一鳴現在唯一需要做的便是在比賽中獲得前十的名次,在剛才酒桌上他已經知道,前十名護送的參賽者最多只能攜帶一人,不過煉金公會的護送相當快速,最多二十天便能抵達北疆渡口。

    所以糜小小準備次日便送賽亞仁他們前往北疆,估計會在一個月后進入北疆,然后用一次性通訊珠聯絡。

    同糜小小次日出發的除了賽亞仁之外,還有一晴和中曉善,而阿蒙則留了下來,主要是靈焰抽取在即,根本等不了一個月了。

    文一鳴并不想參加這個大賽,只是他所剩的時間已經不足一月時間,而且還不知道進入北疆后,要用多長時間找到槍王之王曾天佑,所以只能繼續去參賽。

    一切事情都已安排妥當,這讓文一鳴心里再沒有其他的負擔,晚上安穩的睡了一個好覺。

    次日一早,文一鳴和眾人道別,在一晴的哭鬧中,文一鳴再三保證不會丟下晴兒,甚至還動用了前世小孩子的特別約定---拉鉤上吊加蓋印,這才讓中曉善抱著將其帶走。

    待糜小小等人離去,文一鳴在丁泰的領路下,去煉金總會定級和獲取參賽資格,丁泰則拿著文一鳴交給他的針弩圖紙,出去找鑄造鋪子為一晴定制針弩。

    因為人數眾多,文一鳴整整花了一上午的時間。這次的定級,有珍寶閣這個背后的幌子,倒是相當順利,直接將等級定在一星初級,獲取參賽者資格的煉金考驗,也是順利通過,但為了不引起注意,還是刻意低調的隱藏了實力。

    文一鳴拿到參賽水晶牌便坐到大廳的偏殿里等待丁泰,此時已過午時,偌大的偏殿里卻依然聚集了不少的人。

    文一鳴選了一個角落的位置坐了下來,正準備閉目養神一會兒,旁邊一名年輕僧人側頭道:“這位施主也是來參賽的嗎?小僧千佛寺莫之庸。”

    文一鳴略微打量了一下這名叫莫之庸的僧人,見其骨齡已接近三十歲,修為不過大武生一層。

    點了點頭,文一鳴簡單的回了一句:“在下文一鳴,代表珍寶閣!”

    莫之庸單掌豎起,道:“小僧也是前來參賽,不過千佛寺不擅長煉金,我也只是來湊個熱鬧。”

    文一鳴微微一笑沒有作答,他目前在西域只是一名過客,不愿與人多作交集。

    這時一名略顯斯文的青年走了過來,朝文一鳴微笑點頭示意,一邊坐下一邊向兩人,道:“在下千熏陽,兩位沒去競猜嗎?”

    莫之庸搖頭接話道:“小僧不過是六星初級的煉金師,見識有限,不敢浪費靈晶。”

    見那斯文青年將目光投了過來,文一鳴暗道這兩人還真是健談,不過這兩人倒是挺客氣,他也不好起身就走,于是道:“在下文一鳴,以前一直偏僻山落里居住,不懂什么是競猜。”

    那斯文青年哦了一聲,指著不遠處正中的喧鬧之處,道:“除了十名呼聲最高的種子選手,競猜便是將靈晶壓在你判斷得準確的參賽者名字上,一旦猜中你選定的參賽者的名次,那可是有賠率的哦!”

    “不錯,如果你競猜選定的參賽者乃是預排一百之外的名字,都是一賠十。”莫之庸笑著附和道:“預排一百,就是前一百名的事先擬定的名單。”

    文一鳴算是明白了,這和買馬沒什么區別,十名呼聲最高的種子選手相當于十拿九穩的內定一般,那預排一百相當于頗有名氣的參賽者,很有可能進入比賽的前一百名。

    “熏陽兄下注了嗎?”文一鳴看著偏殿中央的人群笑問道。

    千熏陽略微不好意思的笑了笑,道:“我在自己身上下注了一萬下品靈晶,賭自己進入前十。哈哈!”

    文一鳴好奇的看了一眼千熏陽,暗道這二十五六歲的家伙還挺自信啊,大武生二層的修為的確不錯,就是不知道煉金等級如何?

    莫之庸呵呵一笑,贊道:“好氣魄,連內定前十的名次都敢搶,小僧佩服。”

    千熏陽尷尬一笑,雖然莫之庸語氣并無嘲笑之意,但還是覺得有些不好意思,“玩玩而已,順便給自己一點動力,況且賭前十不用具體名次,只要進入前十便算贏,還是一賠十,挺刺激。”

    文一鳴心里一動,暗道,這倒是一個不錯的主意,或許能在這上面大大的撈一筆。于是問道:“熏陽兄,呼聲最高的前十名是哪些?能介紹下嗎?”

    千熏陽攤手笑道:“呃...呵呵,我也只是看過上面列出的名單,具體消息不清楚。”

    “切,連前十都不知道,還在這里高談闊論,是煉金師嗎,你們?”

    一名國字臉的白衣青年立于不遠處,斜了三人一眼,臉現不屑的嘲諷道。

    莫之庸濃眉微皺,聲音瞬的提高了,“關你屁事,特么找罵,別瞪著老子,千佛寺不惹事,不代表會怕事。”

    那白衣青年眼中閃過一道冷芒,而后看向文一鳴和千熏陽兩人,冷笑了一聲轉過頭不再說話。

    文一鳴內心大呼過癮,他最討厭這種自以為是的人,同樣他也極為喜歡莫之庸這種風格,太有他當年盲僧的范兒了。

    “我也去給自己下個注!”文一鳴心情不錯,起身朝莫之庸和千熏陽抱拳道。

    說著,轉身朝偏殿中央的大柜臺走去,千熏陽和莫之庸愣了一下,對視一眼均是覺得有趣,于是也跟了上去。

    好不容易排隊進去,文一鳴站在大柜臺前,見柜臺里邊站一老一少兩名男子,那五十來歲的中年負責登記,二十來歲的青年負責收取靈晶和發放憑證玉牌,忙得不亦樂乎。

    “這位朋友,準備在哪位參賽者身上下注啊?”那老者看了一眼文一鳴,問道。

    文一鳴在排隊時早已將靈晶悄悄的裝進了一個小儲物袋,這時取出放到柜臺上,道:“我買文一鳴能進前十,下注五十萬上品靈晶。”

    所有人:“......”

    偏殿之中瞬間安靜了下來,盡皆瞪大了眼睛。
為您推薦

@書屋小說網 . http://www.sovtsc.tw
本站所有的文章、圖片、評論等,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并維護或收集自網絡,屬個人行為,與書屋小說網立場無關。
如果侵犯了您的權利,請與我們聯系,我們將在24小時之內進行處理。任何非本站因素導致的法律后果,本站均不負任何責任。

10电子游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