親,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
第三百五十八章:老婆或弟子,你選!(加更)
字體設置
    文一鳴醒來之時也不知道過去了多久,除了真元尚有余力,整個腦海昏沉脹痛,精神力匱乏得猶如干涸的沙漠,沒有半點余存。

    “呼——!”撐起身體,微微甩了下頭,努力的抬了抬眼皮,長長的呼出一口濁氣。

    當視線逐漸從模糊轉為清晰時,入眼的是一柄炫麗而威勢十足的長槍,散發著絲絲清絕紫霧,只是著眼一打量就知道足有兩米七。

    看著栩栩如生的暗金長龍四爪緊扣槍身盤旋其上,吐出一口尺余的凌厲槍頭,文一鳴精神為之一振,大呼,“好槍!”

    頭腦還有些昏沉的他,未發現身后不遠墻角暗處的越七妹,撐著身體站起,雙手一邊揉著腦袋兩側的太陽穴,一邊走近紫焱長槍,嘖嘖有聲的上下端詳著,片刻后抽動起雙肩哈哈大笑起來。

    伸手拍了拍挺立的紫焱,另一手大有捻須之狀的撫住下頜,嘿嘿笑道:“你小子不錯,金槍不倒啊,嗯嘿嘿嘿,很有老子的風范嘛!”

    右手微微用力,灌起真元抬臂將紫焱抽出地面。

    ‘鏗!’

    與地面巖石摩擦出輕吟般的金鳴之聲,文一鳴只感覺手臂猛的一沉,臂膀之上的肌肉瞬間隆起,骨骼發出用力過度的噼啪脆響。

    就連雙腿都不由自主的微微外分下屈,足見其重量之巨。

    “哇靠!又翻倍了,八千斤!”文一鳴猛提一口真元,趕緊抬起左手雙持,目前他體力尚未恢復,單手提起竟然有些吃力。

    開胯沉身,文一鳴氣灌丹田,雙臂猛然一抖貫出。

    ‘嗡!’

    飄飛的紫霧伴隨著一聲輕吟響起,震顫余音彷似要繞梁三日。

    文一鳴收槍而立,想著自己昏倒前聽到的龍吟咆哮,抬手撫摸著龍頭吞口贊不絕口,“帥!和老子不分上下,哈哈,以后就叫紫焱龍槍了,恩啊...真是愛死你了!”

    感受到紫焱龍槍中傳來一絲淡淡的親切,文一鳴仰天大笑,“這名字不錯吧,看來你很喜歡,也喜歡裝逼,哈哈!嗯...又粗又長,殺傷力強,要不再給你起個外號,叫一夜七次郎,哦呵呵呵...連越七妹那小妞的紫離火你都敢搶,老子佩服啊,哈哈,龍哥啊,不知道你能不能俘獲那小妞的......乖乖...”

    文一鳴抱著紫焱龍槍笑得原地打轉,轉過身剛一撫著肚子撐起身體,意.淫尚未過足癮便看見不遠墻角邊的越七妹,正一臉冷笑的看著自己。

    “呃...呵呵!哈哈...”文一鳴呼啦收起紫焱龍槍,使勁的甩了甩頭,“啊...那啥?幻覺,這精神力消耗得,不行不行,還得睡會兒,我這是在夢游么...幸好沒人看見。”

    說著‘砰’的一聲軟到在地,那一流的演技狀如死狗。

    “文一鳴,三息之內你不起來,我就將你有神器的消息傳遍整個西域!...一息!”越七妹坐在墻角的椅子上,冷笑道。

    文一鳴騰的跳了起來,一步跨到越七妹面前,俯身揉了揉腦門,“咦!這不是美貌與智慧并重的越姑娘么?啊哈...我就說不應該出現幻覺嘛,那啥?好餓啊,要不咱們共進個什么晚餐來著,正好探討下破塑藥劑的問題,我覺得很多地方需要集思廣益,嘿嘿!”

    看著越七妹冷笑不變的臉龐,文一鳴感覺有些說不下去了,想到紫離火被龍槍拐跑的事就心虛不已。最慘的是,自己得意忘形之下,竟然沒有一絲愧疚。

    這特么是不作不死啊!

    “接著說!”越七妹收起了冷笑,淡淡的直視著文一鳴移開的目光。

    文一鳴諂笑一聲,拉過靠墻的椅子坐下,摸了摸鼻子笑道:“這個...所謂那啥?舊的不去,新的不來!嗯...越姑娘,你、嘿嘿,不要用那種眼神看著我啊,在下已經不靠長相吃飯很多年了!”

    越七妹俏臉一紅,依然死死的盯著文一鳴,冷聲道:“給你三句話的機會,讓我原諒你!否則...哼哼,你繼續胡言亂語吧!”

    文一鳴心頭咯噔一聲,這自古以來就有唯女子與小人難養的俗話,越七妹這種執著妞他完全不敢認為是在威脅自己,或許激怒之下真有可能什么都不顧不管。

    換位思考,自己與越七妹無親無故,誰要是把自己的龍槍或者天書拐跑了,他相信自己估計會追殺到人家祖墳之前。

    “越姑娘,你聽我說,這事也非是我本意啊!其實...”文一鳴不敢再昏天暗地的胡說了,急著解釋。

    “還剩兩句!”越七妹拿出一枚通訊牌,淡淡一笑,道。

    文一鳴抬手捂住嘴唇,愣愣的看著閃爍著綠光的通訊牌,片刻后松手,道:“帶你一起去北疆!”

    “最后一句!”

    文一鳴使勁摳了摳腦門,正色道:“一定讓你學會煉制破塑藥劑!”

    以他對越七妹的了解,只能想到這些,畢竟這執著妞對煉金術的癡迷猶如陷入愛河的零智商女孩兒一般。

    看著一臉淡然的越七妹并未使用通訊牌傳話,文一鳴松了一口氣,呵呵一笑,道:“多謝越姑娘能夠諒解,以后...”

    “勉強讓我暫時不記恨你!”越七妹打斷了文一鳴的寒磣話語,道:“想要我徹底原諒你,要么你殺了我,要么回答我一個問題,然后履行你剛才的承諾。”

    文一鳴撓頭諂笑,在煉金公會殺越七妹,估計只能老死在這地底密室。況且他也從未有過此念頭,雖然龍槍拐走紫離火非他本意,卻也的確欠了人家。

    沒有理會文一鳴的示弱作態,越七妹緊緊的看著文一鳴的眼睛,問道:“你八個時辰將煉金術入門,成為學徒,是嗎?”

    文一鳴漸漸收起了笑容,沉默了下來,他不知道越七妹是如何知道這件事的,肯定不是自己昏倒了說夢話被發現的,但他在煉金術上展示的實力已經足夠多,也不在乎這一點了,片刻后,點頭道:“不錯!”

    越七妹早已猜到,心里依然驚駭異常,祖老曾說過神昭塔昭示的妖孽和天賜演武者是同一個人,這一點就已經足夠了。

    她半晌才平靜下心情,連續調整了數次呼吸,忽然起身一撩裙擺,曲膝跪了下來,讓文一鳴完全不知所措。

    “我想拜你為師!”

    文一鳴尚未回過神,被越七妹一句話再次打得昏天黑地,滿目金星四射。

    這特么是哪兒跟哪兒啊?

    “不必如此,我答應了教會你...”文一鳴懶得計較什么男女授受不親,抬手就要將越七妹拉起。

    越七妹一臉坦然,擋住文一鳴的手,略微蒼白的小臉忽然泛起紅暈,堅決道:“你不是說差一個我這樣的老婆么?老婆或弟子,你選!”

    “我...去...!”文一鳴差點沒淚尿齊奔,“我就隨口一說,你別當真啊!”

    越七妹冷笑一聲,抬起開啟的通訊牌,道:“我很少不當真!”

    “I服了You!”文一鳴雙手掩面,暗道,讓你鳥嘴朝天,這下惹大發了吧,“記名弟子!考驗三個月,不愿隨你!”

    越七妹展顏一笑,起身拜了個萬福,前后判若兩人,嘻嘻道:“弟子拜見師傅。”

    文一鳴七竅生煙,起身抬腿一腳蹬在金屬大門上,怒道:“亂七八糟,開門!”

    “弟子遵命!嘻嘻!”

    “靠!”

    “什么?師傅!”

    “沒什么?”

    “沒什么你為什么要靠?師傅!”

    “我喜歡!”

    “你喜歡什么?師傅!”

    “你管我?”

    “我沒管你啊,師傅?”

    “.......”

    文一鳴哭了!
為您推薦

@書屋小說網 . http://www.sovtsc.tw
本站所有的文章、圖片、評論等,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并維護或收集自網絡,屬個人行為,與書屋小說網立場無關。
如果侵犯了您的權利,請與我們聯系,我們將在24小時之內進行處理。任何非本站因素導致的法律后果,本站均不負任何責任。

10电子游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