親,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
第三百八十一章:曾天佑的消息
字體設置
    酒館中,靠近文一鳴一桌的眾酒客臉上表露的神色,文一鳴和云朵都能深切的感受到一種鄙夷。

    三人再次坐在一起時,已經到了文一鳴所住客棧的房間之中。

    進得房中,崔浪落座自己給倒了一杯水,如酒般飲盡,道:“兄弟,還沒請教大名?以后可別在外面隨便打探曾天佑的消息了,這一帶的人對他很是反感。”

    文一鳴抱拳道出自己名字,介紹了下云朵,道:“崔浪,這是為何?”

    崔浪噓了口氣,搖頭嘆道:“曾天佑曾是狂影軍團的大人物,后來因為酒醉誤事,三個城池被屠,便被逐出了狂影軍團,北疆雖大,但有近三分之一的地域都是狂影軍團在掌控,曾天佑幾乎走到哪里都是被唾棄的對象。”

    云朵不解道:“他可是武王期高手啊,即便不在軍隊,沒有團隊,獨自一人也能混的風生水起吧?誰敢輕易對一名武王不敬?”

    崔浪笑道:“云姑娘所言極是,不過據說曾天佑自逐出狂影之后,便整日以酒為伴,爛醉如泥,頹廢至極;起初大家還是對他很敬畏,不過有一次喝醉了無故鬧事,被一名未看出他修為的路過武修給狠揍了一頓,卻并未還手,大家漸漸的失去了畏懼,偶爾會嬉弄他幾句,他也不會發作,到后來,唉!”

    崔浪又嘆了口氣,搖搖頭,道:“就連我們這些大武生的雇傭兵都能欺辱于他,最終在五年前,他被趕出了破膽鎮,至于生活在什么地方,沒人有興趣知道。”

    文一鳴心下也是暗嘆,一名武王落魄至此地步,肯定不是因為被逐出狂影那么簡單;要么就是因酒醉誤事而導致三城被屠,死傷了很多無辜,曾天佑在良心上過了不那道坎;要么就是因此事牽連了親人朋友,在身心上受到了極大打擊,致使頹廢。

    否則,一個武王怎么可能隨便讓低等武修欺辱,還連一個小小的破膽鎮都沒法容身。

    文一鳴有些失望,問道:“那有沒有人知道,他當初離開破膽鎮,去了什么地方?”

    “這個沒人知道,他那時身上所有的身家都被這些武修收刮得一干二凈,誰會在意?”崔浪搖頭,旋即道:“不過,他每過半個來月就會來一趟鎮上,算算時間,估計再有兩三天又是大家興奮的日子了。”

    云朵搖頭不語,倆人都聽懂了崔浪的話,這些鎮上的武修之所以興奮,自然是因為曾天佑的出現會帶來很多樂趣。

    試想,欺負一名武王,就算對方是廢人,那也多少有些成就感。

    文一鳴倒是挺高興,他與曾天佑并無交情,別人怎樣生活與他無關,他只需要把房熙當初的鏢物交給曾天佑就行了。

    以他當時聽房熙言及文子瑜的托付,應該是很相信曾天佑此人,否則也不會說天下唯有曾天佑可以信任了。

    文一鳴抱拳謝道:“崔兄,多謝相告。”

    崔浪擺擺手,看了兩人一眼,瞇眼問道:“你們要不要加入三星傭兵團,鱷魚那幫人沒人性,我敢打賭,手段之兇殘可不比你差,雖然你隱藏了修為,戰斗力還不錯,但是我敢打賭,他們老大弓彬你干不過。”

    文一鳴覺得崔浪這人挺有趣,脫離正題三句話不離本行,來不來就要打賭,不由笑道:“崔兄,看來你嗜賭如命啊,哈哈,句句不離賭。”

    “那是!”崔浪搖頭笑道:“人生就是一場賭博,能以小見大,我敢打賭,你不清楚賭博之內涵,之樂趣。”

    云朵為之莞爾,文一鳴倒是挺認可崔浪的話,每個人都有自的生活方式,每一行也都它自己的道,賭博亦是如此。

    文一鳴對崔浪此人感官還不錯,挺隨和,沒有北疆其他武修身上那股血腥的殺伐之氣,看起來像個街頭混混,其實內心世界倒是保持著一份清澈。

    看崔浪好似談性挺濃,文一鳴也樂得如此,初來北疆,很多事都是道聽途說,一知半解都算不上,正好趁此機會多了解一些。

    這一談就是半個多時辰,崔浪才掂著手中的骰子離開。

    經過交談,文一鳴清楚了目前所處的形勢,心中也有了一定的計劃。

    首先是在破膽鎮住下,等候曾天佑的消息,他與崔浪都覺得挺投緣,崔浪離開時給他留了一枚通訊珠,答應曾天佑出現時便通知他,這倒是讓他省了很多事,至少不用每天去酒館拋頭露面,如今他的瑣碎之事挺多。

    其次,他決定在破膽鎮上先暫時住下,等到賽亞仁等人之后再作打算,估計也就是半個月左右的時間。

    因為他了解到,在北疆這個地方,要入城池不是那么簡單,要么是軍中之人,要么是有團隊的雇傭軍,散修者會被驅出城外。

    每一個城池外都有一個如破膽鎮這般的鎮子,其內有傭兵簡易注冊等級之處,需要完成一些指定的任務,才能拿到推薦信進入城池傭兵公會正式登記,成立傭兵團隊。

    當然,想要快速入城也不是沒辦法,那便是加入其他雇傭團隊,這樣就少了前期的注冊和任務考驗。

    文一鳴沒想過這一點,曾天佑已經有消息,他不需要再火急火燎的行事,反正賽亞仁等人進入北疆還需要一段時間,何況他的人夠多,一般的傭兵小團隊等級不高,收不下太多的人,除非有人引薦到等級足夠的傭兵團隊,至少在城外是很難碰到的。

    而這段時間,他要做的便是在客戰中將丁泰幫忙購買的材料全部消耗掉,試試能不能將煉金術沖到中級,這樣等到了有資格入城后,便能將所有的藥劑拿到黑石城里的珍寶閣去洽談,他相信以天機盟的情報實力,這邊應該已經收了上官福的消息。

    北疆對他來說,是一個組建和發展勢力的好地方,神州藥業必須快速提上進程,以便獲得源源不斷的資源。

    下午無事,文一鳴去了一趟鎮上的傭兵推薦處,了解了組建團隊的情況,心里有了個數。

    晚上閑來無事,便開罇煉制藥劑,次日一早他便再次來到傭兵推薦處。

    “彭哥!早。”文一鳴朝登記臺的一名禿頭中年打了個招呼,同時遞上了一小袋靈晶。

    這人叫彭通,昨日已經認識,是一個大武生后期的武修,在鎮子上已經呆了快四年,整日里無所事事。

    “呃...哈哈!”彭通斜著眼睛晃了一眼背后,不著痕跡的將袋子收進衣袖,哈哈一笑,道:“是...文老弟啊!早早早,有什么需要咨詢的么,坐坐。”

    文一鳴昨日便看懂此人愛財,所以一早趁著人少,需要來打點下,將組建雇傭軍團隊的事情敲定。
為您推薦

@書屋小說網 . http://www.sovtsc.tw
本站所有的文章、圖片、評論等,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并維護或收集自網絡,屬個人行為,與書屋小說網立場無關。
如果侵犯了您的權利,請與我們聯系,我們將在24小時之內進行處理。任何非本站因素導致的法律后果,本站均不負任何責任。

10电子游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