親,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
第三百八十六章:真漢子(一)
字體設置
    渾身濺落著鮮血的曾天佑依然匍匐在地,腿腳和腰身處堆滿了肉末和殘肢斷體以及異味的內臟,木然黯淡的眼神微微閃過一絲回憶的光芒,再度恢復了面癱的表情。

    撐起身體,曾天佑起身卻并未清理沾在身上的碎肉,木然的看了一眼再次睜開雙眼的文一鳴,而后扭頭上前一步,朝那滿臉是血的掌柜,道:“裝滿!”

    說著,將滿是血污的儲物袋放在柜臺上,從懷中摸出一枚獸核出來。

    好一會兒,掌柜才回過神,一把抓起儲物袋轉身將身后的諸多酒壇一氣裝進袋子,然后將儲物袋遞給曾天佑,卻并未收下那一枚獸核。

    曾天佑什么時候離開酒館,他不知道,由始至終他都在恐懼中看著垂頭沉思的文一鳴。

    整個酒館中,直到文一鳴收槍跟著曾天佑出門后,這才響起一片長長的松氣之聲。

    “噢尼瑪!這人誰啊?哪個團隊的?”

    “我干,老子剛才心都快跳嗓子眼兒上了,真怕這殺神又說句話,然后再次暴起。”

    “特么的,同感啊,唉!姜波這蝦皮死得賊帥,看看,這四周的碎肉,真特么就是色彩繽紛的靈堂啊。”

    “太尼瑪震撼了,殺人和穿糖葫蘆似的,草!小二,還不把地方清理了,愣著干嘛,老子一槍貫死你丫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大爺,你不是用刀的么?”

    “干你阿么,不行嗎?”

    “......”

    崔浪看了看面前還沒動的酒菜,感覺沒了胃口,晃蕩著搖出了酒館。

    兀自自語的咒罵著,“靠,提什么糖葫蘆?呃...我敢打賭,這些人不會想吃糖葫蘆了。”

    文一鳴出門便尾隨曾天佑身后,開啟著專注光環,一邊在深思著剛才所得,一邊在感知中跟著緩步而行。

    曾天佑自出了酒館步速便快了許多,出得小鎮后便從儲物袋里掏出一壇酒,拍開泥封且行且飲,全然不理會身后的文一鳴。也不知是不在意,還是習慣了這種被跟蹤的情況。

    至少在文一鳴心里是清楚的知道,曾天佑不可能沒發覺自己,且不說他并未刻意隱藏自己的跟蹤,一名武王期的高手即便是頹廢了,修為任然存在,從其挨打半個小時而沒受傷便知道。

    只不過,文一鳴有一點不明白,曾天佑的修為在武王三層初期,相當不穩定。好似剛剛晉升修為不久一般,不過文一鳴覺得不是那么回事。

    一名武王期想要晉升修為何其困難?而曾天佑據說已經落魄了最少十年,那肯定是沒有修煉過。就算自動進階到武王四層,也應該因為修為的提升身體相當強悍,而文一鳴在其身上除了感覺到氣血的強大,生機并不旺盛,甚至有些衰敗。

    那么,只有一個原因,那就是因長期荒于修煉調養,在頹廢落魄中修為不進反退,才會導致此等征兆。

    文一鳴暗自搖頭,要讓一名武王如此生無可戀,混吃等死,這是何等的難?能修煉到武王,哪一個不是心志堅毅之輩,到底要什么事情才能將其打擊得如此麻木不仁?

    從出得破膽鎮,進入一片泥沙荒山后,曾天佑一直保持著勻速不行,看似邁著醉步隨意晃蕩,可文一鳴卻不知不覺將速度提到了極限,竟然幾次都險些跟丟。

    他完全相信,曾天佑不是要故意甩開他,而是因為飲酒而自發隨意的加快了步子,他甚至能從遠在兩百米外的曾天佑身上,感受到一股含著復雜情緒的急躁感。

    “槍王前輩,請留步。”文一鳴真元狂運,不敢落下半步,迫不得已逼住一口內息出聲喊道。

    他不知道曾天佑要往哪里去,什么時候會停下。雖然他的真元還足夠支撐,卻害怕眨眼間跟丟,如此便需要再等上一段時間。

    北疆的平均修為水品要比西域低上許多,但相對來說要分布還算均勻。據他在崔浪的談話中了解,北疆城外,大部分是大武生到武將的修為,城內則不然,武士到武宗都會出現,武王很少看到,武圣在整個北疆也并不是很多,基本是屬于一些大勢力的坐鎮人物,很難見到。

    北疆之所以比西域還危險,一個是因為城外的武修平均水品較高,不到大武生一般是不會離開城鎮的;再一個便是因為北疆乃是兇獸和異族之徒橫行的地方。

    在野外,除了傭兵團隊便是軍團勢力,這兩種人都是殺人不眨眼的屠夫,打家劫舍,占人妻妾就是家常便飯,因丁點資源斬盡殺絕的事更是司空見慣,屬于正常范疇。

    文一鳴之所以不想在城外常駐,便是因為他考慮到團隊的戰斗力,根本不適合在這種血腥原始的野外生存。可以說,除開賽亞仁和阿蒙兩人,其余的盡皆是溫室中的花草,沒經歷過世事險惡,就更別說人獸不分的北疆了。

    他需要一步步來,先到城中入駐,循序漸進的帶人接些適合的賞金任務慢慢提高團隊的實力。

    如他們現在的七人團隊實力,人手本就不足夠,加上他自己武師就占了四名。若與其他團隊起了沖突,估計每一次都是死磕到底的惡戰,這還不算碰上二十五人的黑鐵級團隊。

    糜小小雖是武將修為,他也清楚糜小小是不會加入隊伍的;一晴乃是團隊中的遠程秘密武器,他想把她當作家眷帶在其中,一般情況盡量不讓其涉險。

    如今他在破膽鎮已經連續殺了五名人,除了鱷魚團的人,那姜波還不知是哪個團隊的隊員,想要善了那是不可能的事。

    所以他不能跟丟曾天佑,這一點很關鍵。

    曾天佑似乎聽見了背后的叫聲,只是稍稍慢了一瞬,便再次恢復速度繼續前行。

    連續喊了幾次,也不見其停步,文一鳴感覺到已經進入了荒山深處,便索性吼道:“南部明陽城,文子瑜有東西交給你。”

    這一次,曾天佑終于停了下來,卻并未轉過身,文一鳴剛剛走近,曾天佑再次邁步前行,速度快了不少。

    “靠!”文一鳴郁悶了,一把摸出銅片‘嗖’的一聲砸在曾天佑后腦上,怒道:“文子瑜說唯有北疆槍王之王曾天佑能救他,他只能信任你。要怎樣隨便你。”

    說完也不再追上去,頓在原地看著又停了下來的曾天佑,見其身體微微顫抖了幾下,便凝立不動。

    兩人就那么相距百米站著,足足兩個時辰,倆人均如雕塑般站立在原地。

    隨著一聲嘆息,曾天佑緩緩轉過了身,面無表情的將地上的銅片撿起,湊到眼前又是愣愣的發呆。
為您推薦

@書屋小說網 . http://www.sovtsc.tw
本站所有的文章、圖片、評論等,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并維護或收集自網絡,屬個人行為,與書屋小說網立場無關。
如果侵犯了您的權利,請與我們聯系,我們將在24小時之內進行處理。任何非本站因素導致的法律后果,本站均不負任何責任。

10电子游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