親,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
第四百二十一章:殺神,一槍爆頭!(一)
字體設置
    黑石賽場中,血腥氣在蔓延,有人掩鼻皺眉,但絕大部分的人都在這種刺鼻的味道中越來越興奮。

    龍修竹給他們帶了空前的刺激,再看十字擂臺的比斗時竟然意興索然,好在不時會產生一名十連勝前去送死,讓他們保持著激情。

    這期間,大部分的十連勝都自動放棄了繼續挑戰,面對刀魔,他們不想拿生命冒險,那百字擂臺沒有勝負,只有生死。

    當然,不畏死亡者大有人在,在快要接近文一鳴出場之時,龍修竹已經衛冕九場,誕生百夫長在即。

    其實若非龍修竹在百字擂臺擋道,少了很多十夫長上臺挑戰,兩名百夫長都有了。

    在這時,諸多人想起了屠夫阿蒙,也是十九局連勝,距離百夫長一步之遙而敗北,還險些殞命,不少人還是覺得可惜。

    再有兩名就是文一鳴出場,云朵問過他需要力量之弦嗎,答案是點頭肯定。

    他要保存足夠的體力,在面對龍修竹時盡量保持在最佳狀態。

    這是他迄今為止,在年輕一輩中遇到最強的一個對手,拋開修為和戰力不說,其心性堅毅,冷靜,殘忍,殺伐果決,情緒控制得相當穩定。

    文一鳴自認,大武生初期在他的全力爆發下,沒人能在他手中走過一槍,但大武生一層的龍修竹例外。

    這是一個同樣暴力狂猛的近戰型武修,經過十九場的觀察,他清楚的知道,龍修竹的力量和速度不在他之下,同樣是鍛體武修,同樣是特殊體質,加上修為超過他一個大境界,他自己的勝算并不高。

    以阿蒙的戰力挑戰大武生六層,乃至七層都有可能,但在龍修竹手中竟然撐不到十秒,可見此人越級挑戰大武生后期那是小菜一碟。

    十字擂臺上戰死一人,距文一鳴還有一人,他在潛意識中一直自語,秒殺秒殺秒殺!

    他見慣生死,卻并非劊子手,在北疆那是身不由己。他只能用這種潛意識灌輸殺念,讓十連勝以最快時間結束,從而節約更多的體力。

    只要上擂臺,想要沖上百夫長,那便是二十場跨階挑戰。待他和龍修竹對持時,他比龍修竹少戰斗九場,僅僅這么一點的優勢。

    專注光環一直鎖定在十字擂臺,其上分出生死瞬間,文一鳴在一聲低微的琴音中跨步而出。

    沒有疾行暴沖,輕快入場上臺,站到鐵墩前時間已過去四秒。

    場中無論是賽區還是觀眾,看到文一鳴時,噓聲四起,連連的吹起了口哨喝倒彩。甚至是評判高臺去也搖頭失笑,武師期湊什么熱鬧,還是武師五層。

    少了龍修竹的血腥刺激,觀眾好不容易看到一個樂子,又高興了。

    “哇操!不是吧,武師五層,他是在搞笑嗎?”

    “好像是擼啊擼團的隊長,我記得剛才去查過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...是嗎?奇葩團隊,肯定是他們隊的副隊長想篡位,才讓這白毛來送死。”

    “咦,他上擂臺了,準備去舉鐵墩,哇哈哈,自不量力的家伙,笑死老子了,真逗!”

    “是是是,這丫如果不死,我把他收回家,挺有喜劇天賦...呃,操!真舉起來了。”

    “......”

    衛彪死死的盯著文一鳴舉起鐵墩繞行,他不相信自己的眼睛,這丫是要來秀操作的么?武師五層敢來這上面鬧騰。

    放下鐵墩,文一鳴一面退入擂臺中央,一面抬手灌下三瓶藥劑,分別是復神藥水,大力藥劑,回元藥劑。他要全方位隨時保持在全盛狀態。

    重視龍修竹是一個原因,更重要的是他要取的百夫長的位置,如此才能更好的保護團隊。

    龍槍祭出,專注三十米范圍籠罩擂臺,之前一直緩慢運功調整,此刻瞬間進入了寧靜狀態,雜念自清。

    長時間潛意識灌注,他眼中有著一抹淡紅在瞳仁中浮動,心念唯有一個殺字!

    這個世界,這個區域,這個地點,只能無情!

    “擼啊擼團隊長,文一鳴!”潛意識配合專注,聲音冷漠無情,他已經進入到了無念無想的模式。

    話落,槍出!

    ‘噗——!’

    場中喧囂不斷,還在笑鬧著議論著武師五層的熱門話題。壓根就沒想到,大武生二層的衛冕者會身死。

    文一鳴直立,單手貫出的龍槍穿透了對方喉嚨,而對手提起的長刀竟然沒有絲毫攻擊的跡象,眼中盡是不解,他不明白一個武師的速度怎會如此快。

    收槍之中,尸體還未倒下已被反應過來的衛彪踢了出去,看向文一鳴的眼神相當復雜,他不是沒看過跨階越級挑戰,可如眼前這般輕松寫意的越級,他還是第一次看到。

    文一鳴沒有爆發任何底牌,不是為了節約真元和體力;他此刻的沉靜狀態,思維清晰;第一場,根本用不著全力出手,因為對手必定會因為自己修為而松懈,甚至是不屑藐視,以他遠超常人的力量速度,借助至柔之力無征兆起手,柔化剛發。

    在對手疏于防范下,一槍得手,對他來說再正常不過。

    他也沒想過要虐殺,只要擊殺得勝即可,虐殺會加劇消耗,不理智。

    當一名挑戰者沖上擂臺開始舉起鐵墩時,場中這才由喧鬧轉為安靜,無不懵逼的看著那名大武生衛冕者倒在臺下,而后齊齊的看向龍槍反提的白發青年。

    緊接著,場中暴起兩種喧囂吼叫。

    首當其沖的便是由賭局區爆發,大吼著快來下注,賭這個武師五層的武修能走多遠。

    另一邊吼叫自然是情緒猛然激動起來的觀眾,讓跟班下人前去下注,甚至下重注。

    賽亞仁也去了,虱子多了不咬,賬多了不愁,他又找一晴借貸了十萬上品靈晶的公款,不過這次是和阿蒙合伙分攤,一晴也難得的大方一回,讓賽亞仁直接買他大哥哥晉級百夫長!

    到賭局區才知道,賠率是多么的高!

    從連勝五場開始,就是一賠十,晉級百夫長竟然是夸張的一賠五百!當然,除了賽亞仁以擼啊擼團的名義在這上面下了注,沒人會那么傻!

    一個武師五層能讓人下注就不錯了,還想沖百夫長,都不知道是誰瘋了。

    賽亞仁喜滋滋的跑回了休息區,繼續觀看比斗,笑得嘴都合不攏了,他相信這次是穩賺不賠。阿蒙是和龍修竹交過手的,也看過文一鳴在暗影澤中的戰斗,覺得文一鳴勝算頗大。

    一晴是他大哥哥的忠實信徒,一直在嘟噥著,說大哥哥沒有把財產全部讓她管理,否則會將身家全部壓上去。
為您推薦

@書屋小說網 . http://www.sovtsc.tw
本站所有的文章、圖片、評論等,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并維護或收集自網絡,屬個人行為,與書屋小說網立場無關。
如果侵犯了您的權利,請與我們聯系,我們將在24小時之內進行處理。任何非本站因素導致的法律后果,本站均不負任何責任。

10电子游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