親,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
第四百八十一章:劍膽琴心
字體設置
    文一鳴沒有進入帳篷中晉級,距離大武生越來越近,他要最大限度的錘煉真元,以內家拳的樁法和暴力的槍技壓榨潛力,爭取在武師九層大圓滿之前,打通盡可能多的穴位,以便做到最強突破。(書^屋*小}說+網)

    他向眾人解釋了要以武技修煉來晉級,所以大家都騰開了位置,退出了盤踞區,在洞穴通道中修煉恢復。不過依然留下了中曉善、賽亞仁和第五秋婼,他需要至少三人成排而坐,擋住最中央的蛇卵,以免自己在修煉中暴發勁風震蕩到蛇卵,從而導致引來赤脊蛇。

    他收起了自己的帳篷,距離中央三人排坐之處十米遠,調整好心態后仰頭吞服了上品赤練藥劑,同時揮手招出百萬上品靈晶在腳下。

    他的修為提升需要巨量的元氣,為了保險起見,他不得不大出血一次。

    這種非打坐的晉升修煉,在所有人看來可以說是驚世駭俗,不過文一鳴沒想過隱藏,連天行者的身份都已經暴露,在這種關鍵時刻,他在乎不了那么多。

    在三人疑惑而又震驚的目光中,文一鳴跨步成樁,似形意拳三體式,又似太極兩儀樁,其中又包涵著四平大槍樁。

    大生靈訣剛一帶動無我心法運轉,神府空間的溫潤之力還未運行,他便感受到赤練藥劑在體內化為無數的細流,仿佛他的軀體就像是大地一般,所有的細胞猶如大地的粒粒泥土,貪婪的吸收著那些蘊含著無窮能量的細流,舒爽無比,宛如潤物無聲一樣。

    真元氣勁隨著大生靈訣運轉的速度緩緩加快,那些潤體的細流逐漸的變為顆粒一般的能量,深深的滲透肌體的每一個細胞。

    他感到身體在發熱,丹田在膨脹,好似一個皮球在不斷脹大一般,渾身充滿了力量。

    緊接著,他出現了胸悶的感覺,丹田隱隱脹痛,好像真元變得渾厚磅礴而無處宣泄,讓他難受。

    大生靈訣和無我心法速度越來越快,真元滾滾如江河,讓他無法再蓄勢,抖手祭出龍槍一槍挑出之時,寒毛炸起,封閉了所有的毛孔。

    一股炙熱的能量附在真元中,在功法的運轉中變得越來越熾烈。

    連續出槍中,一處處打通的穴位紛紛通暢,大量的天地元氣蜂涌而入,入體后變得精純無比,無須錘煉。

    專注加持自身,樸實無華的基礎槍法一招一式,槍槍嚴謹,將以往駁雜的真元千錘百煉。

    灼熱的氣息透體而出,他頭頂熱氣蒸騰,專注讓他漸漸的進入到心無雜念之中。他不知多久未曾體會過這種酣暢淋漓的修煉快感,不自禁的真元鼓蕩,龍槍越來越快,卻沒有絲毫凌亂,如章法嚴謹而有序的書法一般。

    力從地起,他腳下如生根古木,在碾動中寸寸下陷,雙膝分合之間有如龜蛇盤龍,帶動著腰髖靈活而有力的擰轉擺動。

    ‘噗!’

    左腿的足少陽膽經的一處穴位應聲而通。

    他感覺體內的灼熱好似經不住他消耗一般,抬手將所有剩的赤練藥劑盡數吞服,在不遠處三人驚駭的目光中,他滿面通紅,毛孔中都仿佛滲出了灼熱的煙霧一般。

    瞬的收起龍槍,骨節爆響間他重復的將太極五捶打出,空氣仿佛都在震顫,卻未發出一絲聲音。

    搬攔捶,栽捶,撇身捶,肘底捶,指襠捶,五捶銜接得越來越緊密自然,嫻熟無比。

    半個時辰,在噗噗作響中,左腿的足少陽膽經上,又是兩道穴位打通,在專注中,他控制著興奮,五捶繼續。

    一個時辰后,他腳埋巖石,在丹田輕響中進入到武師六層,氣息穩定,氣勢依然在上漲。

    排坐的三人一直在緩緩的運轉功法,擋住空氣中的震蕩,讓身后的蛇卵處于安然無恙中。

    三人若有所思,沾染到專注的氣息,眼中時而流露出一絲絲明悟。

    賽亞仁是第二次接觸到這種感覺,第一次是在曼陀山脈,讓他一舉進入大武生,并成功的領悟了在突進中一棍三分的武技。

    他還未為這一武技命名,他想讓老大給他起個非常拉風的武技名,可惜他總感覺那武技還不夠完善。

    但之前,他在文一鳴的槍術中找到他一棍三分的不足,以前的突進一棍化為三棍總感覺殺傷力不足,沒有摧毀性的爆炸力,他始終找不到原因,僅僅知道突進和出棍的速度不夠快。

    通過文一鳴的槍術和太極五捶他明白了,不是他不夠快,而是太刻意求快了。

    賽亞仁目光中文一鳴的拳影拳式消失了,他在專注的外放氣息下,腦海中緩緩浮出道道明悟。

    動由靜中來!

    他的真元隨著功法運轉慢慢的停止了下來,卻在蠢蠢欲動...

    第五秋婼卻截然相反,她的無我心法仿佛受到了文一鳴的影響一般,運轉得越來越快,令她有種想要祭出古琴運指如飛的沖動。

    她在文一鳴的槍術和拳術中隱隱撲捉到一種意境,一種淡淡的似曾相識的意境,讓她想起了在西域對她有再造之恩的老人。

    ‘蓬——!’

    文一鳴打出一記搬攔捶。

    劍意!第五秋婼目光復雜,無我心法的自主快速運轉讓她真元躁動,這有違她的琴心,不得不在心中默念清心的琴技靜心口訣,以此讓自己心無雜念。

    好似有了效果,她漸漸的寧靜下來。

    一記搬攔捶散發的淡淡意境再度讓她心波蕩漾,仿佛一口重劍從天而降,在極速的空氣摩擦中,重劍彷如隕石一般變得越來越小,宛如一柄無限縮小的細劍插入水中。

    ‘咻——!’她腦海里響起一道模糊的聲音,那細劍如水的波紋令她琴心震蕩。

    她纖指輕顫,彷如撥弦,緩緩閉目中瞬間心如止水,那透明的水中,細劍清晰可見,宛如無暇碧玉,穿透了水底,好似一下子隱入了體內一處墨綠的臟腑一般,令她立刻睜開了雙眼。

    她感覺膽氣大壯,心中所有的委屈一掃而空,她感覺心志變得堅定,卻又寧靜無比,眼前一片清澈,仿佛遠處石壁上的一粒蟲卵她都能清晰的看到孵化的過程一樣玄妙。

    第五秋婼想起了那位老人的話語。

    “秋婼,你外柔內剛,身具天音靈體,可謂是萬中無一的琴修天才。柔無剛如若無骨,無骨難立身定性,一生難達琴道至高境界,只能單純的輔助而輔助,為他人而求存。唯有領悟劍意與你琴心融合,方可令琴心堅韌不破,之后成就不可限量!”

    劍膽琴心!

    第五秋婼再次閉上了雙目,芊芊十指不自禁的顫動著。
為您推薦

@書屋小說網 . http://www.sovtsc.tw
本站所有的文章、圖片、評論等,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并維護或收集自網絡,屬個人行為,與書屋小說網立場無關。
如果侵犯了您的權利,請與我們聯系,我們將在24小時之內進行處理。任何非本站因素導致的法律后果,本站均不負任何責任。

10电子游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