親,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
第五百零四章:鐵蹄谷
字體設置
    熾焱魔龍恢復兩尺本體,爪子扒拉著地面,抬頭懇切道:“老大,你把赤炎礦脈留在這里吧,我的族群雖然不能使用,但是沒有了它,將會很難進階和生存。”

    文一鳴與其心意想通,自然知道它說的是實話,也沒有任何遺憾,抬手將赤炎礦脈招出,放在龍頭骸骨前,看了看八條眼含感激的七階赤脊蛇,道:“走吧!”

    熾焱魔龍不舍的朝七階蛇群咝咝出聲,好似在交待什么。片刻后,八條赤脊蛇游向洞外,不停的回頭張望,眼神中流露出復雜的情緒。

    良久,熾焱魔龍語氣有些低落的道:“魔龍窟沒有熾焱魔龍,我的族群進化相當艱難。”

    頓了頓話語,恢復了些許,“好在他們都進階成七階,還連通了先祖氣息...真想早日回來。”

    眾人默然不語,他們本是外來者,與侵略者無異,機緣巧合的活了下來。可以說,如果沒有龍修竹等人,他們一樣會被趕出魔龍窟,不僅得不到機緣,還有可能葬身于此。

    在內心深處,他們還是覺得欠了熾焱魔龍的情,無論是從理性和感性上來講,這魔龍沒有半點兇獸的機心,其實比很多武修還要具有人性。

    文一鳴是最能感受魔龍的低落心情,蹲身捏了捏小小的龍爪,道:“很快就會回來,我保證!”

    魔龍吹了一口龍須,吸了吸鼻子,微微點頭,它是憎恨人類的,但先祖告知的信息讓它相信文一鳴,而且契約的血脈相連也讓它能夠感受到文一鳴的真誠。

    這也是它真正愿意放這些人類離開的原因,并且謹遵先祖的忠告,跟隨文一鳴到外界歷練。

    它始終記著先祖最后的傳話:這個人類身具龍氣,有大氣運,或許你有機會重現始祖的傳承。

    沉默了片刻,魔龍最后看了一眼先祖骸骨,讓大家擠在它周圍,張口吐出龍珠,漂浮在眾人頭頂上空,旋即在兩條龍須激蕩中響起了一長串晦澀難懂的語言,語速極快。

    不會是龍語吧?文一鳴暗道,如此沉長復雜的晦澀語言,他聽著都覺得發昏。

    兩分鐘,龍珠灑出一道光幕將眾人覆蓋,在回到魔龍口中的同時,眾人直覺眼前一黑,一股磅礴的能量有如龍卷風一般襲來,除了頭昏眼花和強烈的失重感,并無其他不適之處。

    黑暗中,他們仿佛看到色澤不一的光點在飛逝,眼花繚亂。

    ‘砰砰砰砰...’

    連續響起的砸地聲,無一不被摔得昏天暗地,文一鳴也不例外,滿眼的小星星猶如夜間螢火蟲一般,一晴的手還牽著自己,感覺到胸前的柔軟,文一鳴甩了甩頭,驅除了腦海中突然浮現的少兒不宜畫面,扶著一晴雙肩將其推起,全體傳音道:“大家沒事吧?都出來了嗎?”

    起身之時,看到眾人哼哼唧唧的也爬了起來,一眼掃去見人數不差,唯獨少了熾焱魔龍,正自開啟專注光環剛一釋放野獸追蹤,便感覺左手無名指一緊,垂頭留意時才發現,魔龍已經施展如意身附在空間戒指之下進入了沉睡。

    “這什么地方?老大!”賽亞仁摸出重棍環顧四周。

    文一鳴沒有作答,千米之距的直線探測掃探了一圈后,看向崔浪,問道:“浪子,這地方崇山峻嶺,可認得?”

    崔浪望向遠處,抬手指向日暉斜照的方向,道:“遠處千里之外那處最高的濯濯童山,草木無生,故名絕生峰!我也是聽聞而已,據說那里是鐵蹄谷,很少有人涉足。這里應該是鐵蹄谷邊緣。”

    文一鳴大喜,不僅傳送出了迷霧谷中層區域,還處在鐵蹄谷邊緣,簡直是得來全不費工夫。

    若是從迷霧谷中層趕到此處,沒有兩三個月根本辦不到。

    阿蒙也是心生期盼,早就聽文一鳴說過鐵蹄谷有千年龍筋藤,此刻距離目的地千里,以他們如今的修為,加上老大的神技,就算謹慎前行最多三五天就能抵達。

    而文一鳴也清楚,要想趕往獅虎之旅的勢力范圍,前往永明關,如果不走官道和玉堂山連接的那條小道,以他們在迷霧谷的位置必然會經過鐵蹄谷,可謂是一舉多得。

    既可以探索千年龍筋藤又不影響行程,而且能有千年龍筋藤生長的地方,靈草和靈礦肯定不少,品階也不會低。

    雖然文一鳴獲得了骷姑戒指中大量的材料,不過品階過高,他現在還用不上。夠得著他煉制的材料已經為數不多,正需要這種旅程。

    “出發!曉善和老塞開路,浪子局中策應,阿蒙和我斷后!”文一鳴大手一揮,重見天日后意氣風發。

    “師傅!”眾人剛邁出一步,越七妹看向第五秋婼,道:“她還要跟隨嗎?”

    眾人看向面色微變的文一鳴,表情都有些復雜,第五秋婼無論從性情和團隊付出來說,他們都很認可,不無好感。但是關系到整個團隊的安全,心下免不了有些顧忌。

    第五秋婼面色不變,咬了咬下唇,低聲道:“我離開!”

    說著看了一眼一晴拉著文一鳴的兩只手,眼神流露出一抹黯然,轉身朝團隊相反的方向離去。

    一晴松開文一鳴的手,雖是普通邁步,但在傳奇風影靴的加速下,一步便移到了第五秋婼身旁,探手抓住其顫抖的手,想要拉著走回,第五秋婼卻執拗的不肯回頭,眼中晶瑩滿滿。

    一晴無奈,看向文一鳴,頓足道:“大哥哥,這里兇獸橫行,荒林山地,放任她一人離去與殺了她沒區別。”

    文一鳴并無讓第五秋婼離開的意思,他是一隊之長,也是在想著適中的辦法,既能留下秋婼又能不讓大家覺得不公。眼下,有了小公主一晴的出面,自然好辦得多。

    一晴雖然一夜之間變成調皮可愛的少女,但在團隊中地位依然未變。

    回身拍了拍第五秋婼,道:“到永明關再說吧!”

    第五秋婼也非那種死要面子活受罪的迂腐之人,對于文一鳴的苦衷也理解,但依然免不了心下凄然,垂著淚與一晴攜手走在了團隊最后。

    文一鳴最懷疑的人自然是越七妹,但他在沒有任何證據的情況下,真的做不到辣手無情。

    如果是其他女子,或許在強行逼問之下能夠使其顯出原形,但越七妹不會,如果這個女人真是奸細,其心機和手段令人發寒,就算嚴刑逼供也無濟于事。

    對于越七妹和賽亞仁重逢后到發現感應蝶的過程,他回憶過很多次,竟然沒有從倆人身上找任何蛛絲馬跡,唯一一點便是盛裝感應蝶那盒子上的芳香,這是與第五秋婼最不吻合的地方。

    第五秋婼生性恬淡靜怡,不施粉黛,乃是一股幽蘭的淡淡體香,與生俱來。
為您推薦

@書屋小說網 . http://www.sovtsc.tw
本站所有的文章、圖片、評論等,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并維護或收集自網絡,屬個人行為,與書屋小說網立場無關。
如果侵犯了您的權利,請與我們聯系,我們將在24小時之內進行處理。任何非本站因素導致的法律后果,本站均不負任何責任。

10电子游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