親,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
第五百四十章:殺神恩義
字體設置
    后方趕來的侯昭眼神中有著焦急,剛要急于說話,便被洪通擺手打斷,正色道:“侯叔,我四姓族人做不到滴水之恩涌泉相報,但是能以舉手之勞,與人方便有何不可?我知道村莊有祖訓,不過規矩是人定的。(書=-屋*0小-}說-+網)”

    侯昭沒有再說話,只是嘆了一口氣,洪通是他看著長大的,從小靦腆少言,其實頗具傲氣,這次不僅違背村莊祖訓引進外人,還直接將山中密道的事相告,他已覺得蹊蹺。

    尤其是洪通稱那青年為恩公讓他很是不解,以洪通的性格是絕不會如此,但他就這么做了,洪通在村中地位不一般,他也不好再阻攔多說。

    文一鳴沉默了片刻,看向一直看著他的洪通,道:“多謝好意,不打擾了。”

    說著轉身趕路,洪通雖然誠摯相邀,但侯昭等人的面色有異,他不想因此而破壞人家的祖訓,更重要的是村莊中或許會橫生枝節。

    既然一個村莊有大武生,說不定也有武將,甚至更高階的武修,他不愿意冒這個險。

    侯昭心里松了一口氣,能不讓這幾人進村最好不過,這群人除了那具有深谷幽藍氣質的女子,其他人均是身具煞氣,戰力不俗,在他看來絕非一般的傭兵隊伍。

    洪通看著文一鳴遠走了數十步,終于一咬牙,高聲道:“恩公,您真名可是文一鳴!我認得你的龍槍。”

    文一鳴赫然轉身,眼中浮出殺機,其余人也直接祭出了兵刃。

    侯昭大驚,他早在一個月前就得知了外界通緝文一鳴的消息,包括其面容都認得,所以在談話中一直有著戒備,據說這人殺人不眨眼,有殺神之稱。只不過侯曉春和洪亮以及蔡石并不知道這一消息,所以愣在原地,不明白洪通所言何意。

    難道洪通想要捉拿這人,在做夢吧!且不說謠傳的殺神之名,就是方才碾壓山魈群的實力也非是他們能抗衡得了的,他不明白洪通為何如此不理智。

    文一鳴緩緩祭出龍槍,前踏一步,雖然在其話語中未感受到一絲敵意,依然決定殺人滅口。

    然而,洪通忽然單膝跪地,雙眼有些泛紅,抱拳道:“洪錚之子洪通,感謝恩公自墮名聲,讓五十二名無辜者免遭折辱,讓吾父能瞑目九泉!”

    文一鳴頓步而止,眼中閃過一抹恍然,難怪這洪通看著總有一絲熟悉感,原來是玉堂山首領洪錚之子。

    心中剛放下殺意,忽然想起,無論怎么說其父是被自己所殺,自己也曾是攻打玉堂山的功臣,這仇怨怎么算?

    侯昭再次大驚,其余人也總算明白了是怎么一回事,為何洪通會如此反常。

    片刻間,侯昭滿目含淚,拱手道:“六十人中有一兵士和女子便是在下的兒子和兒媳,世人或許認為恩公是屠殺六十手無寸鐵無辜者的殺人狂魔,但在四臣村的眼里,您是我們的恩人,是四臣村所有人心目中的英雄。”

    文一鳴掃了一眼面前幾人,能感受到一股感激和悲慟,嘆道:“不錯,我就是文一鳴,終歸是我殺了你們親人,這一點我不會否認。”

    侯昭拍了拍情緒激蕩的洪通,抱拳道:“恩公所言差矣,試想你的親人在那種絕望的局面下,換做我是當時的你,是否也希望我能如你一般。恩公解脫之恩比之真正的救人還要難那!”

    又道:“實不相瞞,寄居在雷鳴淵中的所有人都是七堂寨的家眷,名為四臣村...”

    文一鳴默然不語,聽著侯昭和洪通徐徐講述著,以示誠意。

    原來在江川山脈深處的洪流盤踞區,有一處山環水繞之地,四面絕壁成峽,名為雷鳴淵,實則是一處類似盆地的地方。

    七堂寨的家眷和殘余均是在此隱居,名為四臣村,村中有四大姓,洪、侯、蔡、晉。

    隨著講述,文一鳴等人盡皆感受到侯昭和洪通的誠意和感激之情,就連另為三人也目露恩謝,將他稱為恩公。

    文一鳴示意眾人收起兵刃,在交談中得知了不少四臣村的隱秘,據說四臣村乃是千年前所建,傳承了無數代人,整個江川山脈唯有雷鳴淵的地下暗流能飲用,所以雷鳴淵方圓幾十里盡皆圍砌了鐵欄和城墻,以免兇獸侵襲破壞水源,工程之浩大。

    此時,文一鳴已經隨侯昭等人席地而坐,戒心雖未盡去,卻也消除了小半,朝洪通問道:“據我所知,玉堂山當時全軍覆沒,你們為何知道是我,還見過我的龍槍。”

    “恩公有所不知!”洪通道:“那院墻中有一枚記憶水晶曾被開啟,當時也并非無一生還,我兄長洪濤便藏在了地底的一處密室,整整一個月才敢露面,出來時已經是一片廢墟。為了得知仇人是誰,他找到了那枚記憶水晶,當時的畫面村中很多高層都知道。”

    看了一眼侯昭,又道:“侯叔他們還不到這個權限,所以并不清楚,只知道這么一件事,村中所有人都很感激恩公。我哥也是一個月之前帶著你的通緝令回到村里,村里很多人都知道通緝的殺神文一鳴,卻不知道他們一直在心中感激的以殺為救的恩人便是同一個人。”

    “原來如此!”文一鳴暗道,洪通能從通緝一事瞬間想到自己會趕往永明關,心思甚為機敏,若是能從四臣村穿行節約行程,倒是好事,據說能節約至少一個月的路程,這是何等的珍貴。

    而且,他聽說四臣村所在的雷鳴淵很是隱秘,經過千年的改建,若是無人引路很難找到入口,這樣能避開龍修竹勢力的搜尋的機率便大了很多。

    他眼下唯一擔心的便是,進入雷鳴淵后對方一旦翻臉該當如何?畢竟自己親手屠殺了六十人,全是四臣村村民的親人,就算洪濤和侯昭是真心感激,也不能確定每一個人的心思和觀念都一樣。

    殺父之仇不共戴天,這是千古不變的真理,況且七堂寨在狂影軍團眼中被敵視,恨不得滿門屠盡,他們能然自己安然離開?

    想來想去,文一鳴依然不敢冒險,洪通似看出其顧慮,正色道:“若恩公有所顧忌,洪通有一法子,可讓恩公放心入村。”

    說著摸出狼毒花交于文一鳴,道:“我與兄長洪濤的在村中地位僅次村長,這狼毒花事關我爺爺的性命,你先拿著。”
為您推薦

@書屋小說網 . http://www.sovtsc.tw
本站所有的文章、圖片、評論等,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并維護或收集自網絡,屬個人行為,與書屋小說網立場無關。
如果侵犯了您的權利,請與我們聯系,我們將在24小時之內進行處理。任何非本站因素導致的法律后果,本站均不負任何責任。

10电子游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