親,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
第六百八十二章:我的劍就是你的劍
字體設置
    秦波除了感受到文一鳴爆發的殺氣,其余無跡可尋,看不透的修為在二十不到的年紀他不認為能高過自己,或許大武生都未突破,而那目空一切的囂張氣焰,在他看來,純粹就是嘩眾取寵的臨死虛榮,他會將文一鳴用最殘忍的方式擊殺,以此為他對宗主不敬的贖罪。

    為此,他一個眼神便讓名劍天門的出戰者在三息后匆匆下臺,還有一刻鐘,他獨眼中爆發出嗜血的光芒。

    在秦波眼中,文一鳴裝腔作勢的在雙城出戰區恢復,就是一個笑話,他會用手中闊劍將雙城門人的口號斬成一地殘渣,拾而不起,徹底絕望。

    秦歸海的話他已經聽明白,接下來是他大開殺戒的獨舞,這將是擊敗整個雙城的赫赫戰功,他竊喜而自得。

    他對于兩位宗主安插在名單中的陌生人的計劃,覺得多此一舉,如龍華,林無情,應道宗等等,的確很強,不過根本沒有出手的可能,就他已綽綽有余,若非他故意留手慘虐雙城弟子,早已結束比斗。

    文一鳴的出現,令在場中頗多舊識心生好奇,低低交談,大多的想法與秦波相同,畢竟文一鳴的年紀太小了。

    唯有斐九陽和肖青峰知道文一鳴的恐怖,他們很長一段時間都無法安心修煉,雖未親眼見到文一鳴一掌震殺千人,但傳言太過可怕,不可能空穴來風,直到聽說那一手印乃那農夫隱在暗處所為,才稍稍安心,

    想來也是,文一鳴怎能如此恐怖,為此他們很是自嘲了一段時間,心緒漸漸寧靜了下來。

    但,文一鳴的戰力絕對不是他們能比,這一點他們很有自知者明。

    一刻鐘未到,陽輝迫不及待讓雙城出戰者上場,他恨不得親手斬殺文一鳴。

    文一鳴飄身上臺,揮手祭出一口普通重劍,知情者均是一愣,不明他為何棄槍用劍,龍魂亦是不明,但并無表現,以文一鳴的戰力,徒手也能將秦波打爆。

    文一鳴看向郝天嘯,重劍斜指地面,正色道:“天嘯,我的劍就是你的劍!”

    郝天嘯在這段時間所承受的壓力他已清楚的知悉,他也明白,郝天嘯在死拼中能將秦波斬殺,界力窟中修煉數月,秦波只要不認輸,必死無疑。

    明明能戰勝對手,卻要為了拖延時間,讓更多的人活下去而強忍悲痛手下留情,不斷在眾目睽睽中忍痛認輸,這種強忍委屈的責任沉重如山。

    忍辱負重,不是人人可為,需要付出慘痛的代價,尤其是屢被摧殘的尊嚴,郝天嘯做到了。

    他要用重劍代表郝天嘯親手斬殺此人,含垢忍辱之后的逆轉,從代表郝天嘯的重劍開始。

    龍魂和雙城的高層轉瞬明白文一鳴的意思,他們都是知情者,郝天嘯所受的屈辱不比戰死的門人少,如果說這場比斗走到現在誰的功勞最大,非郝天嘯莫屬。

    郝天嘯怎能不明白,忍著渾身的傷痛強行起身,緊咬牙關重重抱拳,眼中隱有淚花。

    男兒有淚不輕彈,只是未到傷心處!他隨時都處在奔潰的邊緣,不知道自己還能撐多久,悲壯的戰死他何嘗不想,但他需要這樣屈辱的活著。

    有時候,活著比死更為艱難、痛苦,為了雙城,他愿意!

    ‘我的劍就是你的劍!’這一句讓郝天嘯感到自豪,所有的付出都值得,只因兄弟懂了他,這已足夠。

    士為知己者死,時光倒流重頭再來,他依然會如此!

    ‘當——!’

    鑼聲響起,秦波闊劍前指飆身而出,速度奇快。

    文一鳴半步不動,出劍速度更快,重劍凌空劈斬,后發先至。

    一條手臂憑空飛起,還緊緊的握著闊劍兀自不放,所有人在驚駭中發現,獨臂的秦波眼中僅僅是浮出恐懼之色,文一鳴的重劍已刺入其口中。

    ‘欻啦——!’

    入口不足一寸的劍尖高頻顫動,從秦波口中傳出絞肉和崩牙之聲。

    下一秒,文一鳴收劍,所有人心頭發怵,看著秦波口中吐出滿嘴的血肉和碎裂的牙齒,啊嗚出聲竟發不出清晰的字句,所有人都從秦波眼中看到濃濃的恐懼和絕望,而那血肉模糊的口型竟是認輸之意,無奈說之不出。

    青云堡的老牌首席,大武生八層修為,竟在一招未出之間斷臂,被重劍入口絞碎齒舌,令其無法認輸,而時間,此刻還剩下兩息。

    這是殘忍開局的節奏啊!無數人心中想到。

    秦波嗚嗚出聲喊叫著要閃下擂臺,然而在文一鳴疾風步之下,四面八方無路可逃,只能在含糊不清的驚恐吼叫中亂竄。

    擂臺中文一鳴的身影彷如瞬移般穿梭,每每截住秦波時,鮮血飛濺之中夾雜無數的碎肉和骨渣。

    剩下一臂在連續三次重劍劈斬之下絞成碎末,連骨節都震成渣子,接著是耳朵飛起,鼻頭落地,雙眼剜出,短短三息之間,秦波面目全非,腳下虛浮間連尖叫都發不出半點。

    廣場中無數人不自禁的屏住了呼吸,心里咚咚直跳,他們何時見過這等殘忍的虐殺場面,這要多重的怨氣和殺意,不少女性武修臉色略顯蒼白。

    三息已過,臉色青得發紫的秦歸海手指緊扣椅子扶手,喝道:“秦波認輸!”

    文一鳴冷笑中旋身縱橫出劍,劍影密布間人頭飛起,他抖手以至柔之力貫出長劍,劍身直透凌空人頭,其慣性帶起人頭呼嘯飛出,重重的釘在數百米開外的立柱之上。

    人頭高懸,腦漿淌落。

    ‘嗤啦——!’

    直到此時,立于擂臺的無頭軀體才在縱橫的劍氣中分裂成無數肉塊,破損的內臟流了一地。

    何謂梟首?

    何謂分尸?

    這便是真正的身首異處!

    ‘哇——!’

    有女性武修干嘔出聲,引發一片。

    “有誰聽到他認輸了?”文一鳴冷冷的盯著呆若木雞的陽輝,淡然出聲。

    無人應答,文一鳴直視高臺主席位的秦歸海和伍德明,對兩人殺機閃動的眼神視而不見,平靜道:“秦歸海,伍德明,有種就不要認輸,明天老子大開殺戒,血祭雙城亡魂!”

    秦歸海冷哼一聲,離席而去,他看不出文一鳴的修為,但實際戰力并無力挽狂瀾的機會,他還有底牌。

    他不當場將其格殺,那是因為文一鳴的有恃無恐,這證明身后一定隱藏著高手。

    他自以為是的認為。
為您推薦

@書屋小說網 . http://www.sovtsc.tw
本站所有的文章、圖片、評論等,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并維護或收集自網絡,屬個人行為,與書屋小說網立場無關。
如果侵犯了您的權利,請與我們聯系,我們將在24小時之內進行處理。任何非本站因素導致的法律后果,本站均不負任何責任。

10电子游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