親,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
第七百九十七章:意境全悟(二)
字體設置
    ‘鏗嘡——!’

    文一鳴一槍對轟在磅礴刀影上,憑借著六神裝的界力防御和無法破壞效果,直接在倒飛的同時發動瞬移。

    一道刀影再度升起,在其瞬移中硬生生橫斬在他腰間。

    “哇!”

    文一鳴一口鮮血嘔出的同時,砸在臺階口,那道小門消失,現出波動的光幕。

    他強忍仿佛要撕碎身體的劇痛,抬腿跨入的光幕的同時,感知中那老婦推門而入。

    “混賬!”

    老婦一道手影鎖定文一鳴,半步不動,文一鳴卻感到自己抬起的腿根本動不了,霎那間心如死灰。

    驀然,手影轟然破碎,一道狂暴霸氣的刀意憑空而出,瞬息間朝老婦剿殺而至。

    老婦勃然色變,毫不猶豫祭出一口長劍,渾身氣勢直線暴漲。

    與此同時,文一鳴感覺壓力一松,轟鳴聲中,老婦長劍嗡鳴不止,砰然倒砸在墻壁上,好似整個九意塔都在震動一般。

    文一鳴清晰的感知到,那老婦眼中的驚駭表露無遺,嘴角溢出一絲血跡,而他身處在這一方小空間,除了感覺到刀劍相交產生的巨震,并無任何被氣勢所壓的傷害。

    “老不死的傻逼!”

    文一鳴大笑著嘔出一口血,一步跨入光幕。

    他沒敢留在暫時安全的臺階上療傷,坐看那老婦被九意戰神的刀意所虐,雖然那情景的確讓人暢快無比,但超級戰神的手段之多,他無法想象,保命才是硬道理。

    老婦眼睜睜看著文一鳴消失在光幕的波動之間,在一連硬接了三道刀風之后,嘔出一口血被迫退出九意塔。

    “九意戰神!”老婦陰沉的望著九意塔三字,咬牙自傲道:“本座佘惜榕未必不及你,不過是有傷在身。”

    言罷,抹去唇邊血跡,吞服兩枚丹丸后,看了看二層微微閃亮了一瞬,冷笑道:“塔中毫無元氣,本座看你能熬幾時?”

    塔中,文一鳴早已吞服了療傷丹藥,強壓傷勢化開一記長劍疾刺。

    二層,劍意!

    戰嚎和犧牲打擊的功效早消,文一鳴以盾意防御兩記疾刺,憋住一口內息,上步以槍代劍抵消第一步劍意,返身跌坐于墻角。

    連連喘息了幾口,剛才在光環中得知那老婦即將入塔,他不得已行險一搏。

    在瞬移中硬受那一記刀斬,兩件六神裝的界力防御全消,震蕩之力透體,傷勢極為嚴重。

    強行沖擊刀意過塔,兇險無比,他算是明白了這個道理,最后一刀幾乎超出了原有攻擊的數倍,一擊便瓦解了他的戰斗力。

    對于九意戰神,他是徹底服了,連那超級戰神都被一刀劈飛,親眼目睹之下,那感覺完全不是痛快二字能形容得了的。

    光環透出九意塔,文一鳴哂然一笑,“原來這老虔婆叫佘惜榕,傻逼慢慢等吧,老子耗死你!”

    佘惜榕自語之言他也清楚,塔中沒有天地元氣,這一點他一進入九意塔便感覺到了,不過他要在其中生存個三五十年都沒問題。

    還有幾百億靈晶,幾十瓶靈髓,好幾斤的既濟靈泉,低中高階的靈草無數,指環中更重新儲存了堆積如山的食物和水源。

    騰蛇指環就是任性,沒辦法。

    以他十天半月吃上一頓的修為,光是普通食物便足夠耗上幾十年,雖無元氣,以他豐富的資源,只要不以資硬性提升修為,足以令他走完整個九意塔,有竊魂卷在身,他有這個信心。

    就算佘惜榕恢復修為要進九意塔領悟意境追自己,也不是短時間能夠辦到的。

    不過,他還是不敢大意,這老虔婆用的是劍,只要突破第一層,便可直入第三層,說起來也很危險。

    能修煉到超級戰神,身兼個兩三種意境應該不在話下,不可放松。

    感知到佘惜榕原地盤坐恢復療傷,他也趕緊運轉功法修煉。

    算起來,他和佘惜榕并無深仇大恨,時至今日之果,源于當初被佘惜榕差點要了命,在內心深處自然有著恨意。

    而經過落日谷竊聽她與李修竹傳音,更加深了恨意,原來佘惜榕留他一條小命是為了放長線,釣出流浪者。

    這種感覺,他肯定容忍不了,卻只能忍。

    而今日,不用說,佘惜榕已經動了殺心,在封閉的遺跡和九意洞府竟看到有人,這還了得。

    可以說,一個武宗和一名超級戰神陰錯陽差的結仇,甚至成為了死仇,相當荒唐,這一點不僅文一鳴沒想到,估計佘惜榕自己也沒想到。

    幾天后,文一鳴恢復如初,大生靈訣和修羅戰體令他恢復力超強,加上兩件六神裝激活的生機屬性,再有白澤圖騰附帶的微量自愈,其恢復能力恐怕整個大陸已經無人能比。

    文一鳴收起所有心思,排除一切雜念,一步一步鞏固劍意,他盡量不再動用竊魂卷領悟,劍意是他的弱項,當初領悟過度很牽強,以至于沒能領悟任何槍技。

    他根本不擔心佘惜榕恢復后入塔,動用禁忌之術后又被九意戰神的刀意震傷,不是每個人都具有他的恢復能力,超級戰神也不行。

    就算佘惜榕入塔領悟刀意,也不可能一蹴而就,他敢肯定,速度起碼比他慢幾十倍。

    若想如他一般依靠遠遁或瞬移開掛,恐怕會被九意戰神的刀意當場腰斬,毋庸置疑。

    第五步之上,他的劍意已經逐漸彌補完善起來,以槍化劍的疾刺快、準、狠,輕靈不失凌厲,他感覺就像拳擊中的刺拳一般,輕快而冷脆。

    “簡直就是快槍!”

    文一鳴退回原地,抖手刺出十余槍,槍槍在空氣中生出脆鳴的爆響,僅用了零點幾秒,贊不絕口。

    書靈一直懸浮在二層入口的假象小門之上,拍手笑道:“老大,人有快劍,你有快槍,嘿!如今暫時脫險,你有大把的時間鞏固意境,大妙啊!”

    文一鳴笑道:“不錯,快槍!”

    五天時間,每進一步,都會感知一下塔外的佘惜榕,見其一直在閉目恢復中,放心繼續領悟。

    不到十天,他步入三層。

    棍意!

    文一鳴微微一笑,道:“小靈,突破這一層,估計那老巫婆再也追不上老大我了。”

    書靈附和道:“這個自然,練棍之人較少,何況如她這種女性武修,或許一輩子都沒用過棍,呵呵!”

    兩人一大一小相視大笑,說不出的輕松。
為您推薦

@書屋小說網 . http://www.sovtsc.tw
本站所有的文章、圖片、評論等,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并維護或收集自網絡,屬個人行為,與書屋小說網立場無關。
如果侵犯了您的權利,請與我們聯系,我們將在24小時之內進行處理。任何非本站因素導致的法律后果,本站均不負任何責任。

10电子游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