親,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
第八百零八章:殺伐震懾(一)
字體設置
    文一鳴背后直冒冷汗,他是明白丹毒藥毒和淤積的靈力不化的后果,不過一直沒找到合適的靈草驅除體內毒素和淤積,想不到怒斧一眼看破,并用兩記魚簍以特殊手法將自己所有淤積壓榨而出。(書屋 shu05.com)

    他來不及感激,只覺體內淤積的靈力和大量沉積的藥力磅礴而起,在周身四肢百骸中洶涌游走,最終歸于丹田,讓文一鳴氣海痛脹不已,牙關緊咬而咯咯作響。

    洶涌能量轉瞬間在生靈訣的帶動下,流于督脈接通舌橋直入任脈。

    任督二脈乃陰陽轉換的八脈之首,文一鳴渾身仿佛快被撐爆一般,強行運轉真元竟然無法控制能量的走向。

    澎湃能量頃刻間竄入足三陰經、足三陽經,手三陰經,十二正經打通九條之下,所剩的手三陽經之穴噗噗作響,不多時所有能量都匯聚到雙臂,令他幾乎被痛楚折磨得出聲。

    他感覺牙床在咯咯作響中幾近不堪重壓,滿腦青筋凸起,面紅耳赤有如滴血。

    ‘噗噗噗...’

    手陽明大腸經在劇痛中轟然貫通,文一鳴痛楚猛降,咬牙呻吟中察覺無數淤積的靈力、丹毒和藥毒中的毒素被清除,所剩的磅薄元氣和藥力源源不斷被吸收。

    修為在困苦萬狀之中穩步上升...

    手少陽三焦經貫通,痛苦再減,元氣更加精純,藥力愈加的強盛。

    修為提升的趨勢不減反增,他感覺被佘惜榕所傷的半面軀體正在強化。

    手太陽小腸經打通,手三陽經徹底通暢。

    十二正經全通,修為幾如高奏凱歌的士兵昂揚而進。

    痛楚逐漸消失,文一鳴緩緩的寧靜下來,開啟空冥繼續修煉。

    他強壓內心的狂喜和對怒斧的感激,沉靜的運轉功法。

    直到此刻他才明白,那兩記魚簍是何等的寶貴,竟是以柔中帶剛的斧意貫入他的體內,一路披荊斬棘的驅逐淤積和丹毒,讓他不僅僅清除了歷來吞服丹藥藥劑,以及揮霍無數靈晶靈泉等資源所遺留下沉淤,還有效的剝離出元氣和藥力為我所用。

    修為上漲乃是其次,神師級鍛造師的斧意更是為其在經絡中鍛體。

    他知道,只需要半月的修煉,便會突破到武王四層,并能成功晉升到戰體八階。

    這驚喜簡直不要太突然,看望母親后便可回西域尋找遺忘之城了。

    文一鳴將無限的欣喜壓在心底沉靜的修煉...

    而天災的老牌高層卻是在冰封古城的天災閣之中強壓怒氣,頗有劍拔弩張之態。

    “蔡昀禮,希望能注意你的言辭,記住,是問天先主的后人帶我雷鳴淵重見天日!”

    晉忠拍桌而起,怒視會議桌對面的一名青衣老者,他雖進階武王,但在如今的天災之中,修為并不算高。

    脾氣暴躁的他,已經不是第一次與那叫蔡昀禮的青衣老者怒目相向了。

    晉月笙、蔡言潼、洪溪候等四臣族人亦是極為不滿的看著蔡昀禮,這已經是蔡昀禮第三次提出,要整頓冰封古城,將所有不符合身份的人從古城遷走。

    其中有不少是以往的老牌高層,如修為不高的總工侯二,被視為外族的余琛。

    當初,晉月笙從雷鳴淵的亂風坡中帶出的一批武圣,蔡昀禮便是其中之一,武圣八層的修為。

    這人與武圣七層的韓杰、彭曜、洪韻并稱亂風四杰,在如今的天災中修為當屬最高。

    剛進咆哮島,四人的確是為天災做出了不少的貢獻,隨著地位提升,在亂風坡過慣了苦日子的蔡昀禮逐漸走性,滋生出野心。

    咆哮島富饒的資源和天塹般的地勢,讓他暗藏機心,聯絡其余三人逐步的掌控了議事的話語權。

    之前頗多會議上提出的整改措施、人事調動,尚未觸動眾怒。

    自從天災唯一的戰神冥無心離去前往東森,亂風四杰逐步顯露出本性,企圖掌控天災。

    連雪盲和巨人兩族的掌兵統領都被調換,而這次,蔡昀禮直接提出,文一鳴的父母文子瑜和江嫻應該遷出古城,因為教官府占地太大,還處在古城中心。

    這是天災老牌高層絕不允許的事,尤其是侯二堅決反對,如今的侯二名滿北疆,卻依然在教官府充當著管家的身份,而且江嫻和文子瑜對身為孤兒的他視同親人,給他一種極為享受的溫情。

    同住在教官府的曾天佑更是經常指點他的修煉,傳授了他不少武技,兩人間的感情幾如師徒。

    此刻,他坐在會議桌的末端,而他的位置已經被亂風四杰所霸占。

    “晉忠。”蔡昀禮神色嚴肅,看著晉忠:“問天先主我蔡某從無不敬,文一鳴就算是先主后人,十余年不歸,難道咱們就要一直等他來做決定,一個勢力怎會有如此荒誕之事,別忘了你們當年創建的七堂寨是如何覆滅的,群龍無首這種錯誤最好不要再犯。再說...”

    頓了頓話語,又道:“冰封古城乃天災主城,不要搞什么個人主義,閑雜人等住在主城中成何體統,還有,說起注意言辭,也希望你能自省,我們屬于武修界,你一個武王面對武圣,連起碼的尊重都沒有,這也是在咆哮島,哼哼!”

    晉忠氣得渾身發抖,蔡昀禮最后一句的威脅他怎會聽不出,看著四人不屑一顧的表情,莫名的感到有些心涼。

    晉月笙臉色難看,敲了敲桌面,道:“侯二、余琛等人乃教官當初欽定的高層,還有,蔡副城主,教官的父母非是閑雜人等,以后這事休要再提,如果沒什么事,散會。”

    “等等,晉老弟。”

    蔡昀禮拋開晉月笙城主職位直呼老弟,不理會對方鐵青的臉色,自顧道:“蔡某這么做也是為了天災,要發展必須變革,不能墨守陳規,文一鳴欽定的高層,這是一言堂嗎?蔡某作為副城主,不一樣將事宜提出大家一起探討嗎?”

    “再說了。”蔡昀禮看向晉月笙,笑道:“他父母對天災有什么貢獻,就因為文一鳴嗎?還有龍魂,一群武宗竟然有一言否決的權利,這又誰定的?我認為...”

    蔡昀禮正大放厥詞,大門嘭的一聲炸開,木屑紛飛間傳來一道殺機四溢的聲音。

    “老子定的,你有意見?”
為您推薦

@書屋小說網 . http://www.sovtsc.tw
本站所有的文章、圖片、評論等,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并維護或收集自網絡,屬個人行為,與書屋小說網立場無關。
如果侵犯了您的權利,請與我們聯系,我們將在24小時之內進行處理。任何非本站因素導致的法律后果,本站均不負任何責任。

10电子游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