親,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
第八百七十四章:天罰來援(二)
字體設置
    文一鳴的界力懲戒與老烏的禁錮幾乎齊至。

    ‘噗噗噗噗噗!’

    五道禁錮術,漆黑如墨的陰影大面積在李涵聞腳下散開,無數爪影剛一升起,阿蒙的真元屠刀啪啪不絕響起。

    ‘轟!’

    郝天嘯的武技禁錮帶著賽亞仁進階到中成的棍意,猶如泰山壓頂一般當頭劈落。

    ‘叮!’

    隕殺黃牌,絕對控制。

    李涵聞的巨大戟影在這一刻終于消失,余波卻依然讓天災軍死傷無數,上百艘木靈梭當空墜落。

    “嗬啊——!”

    嬌喝聲響起,中曉善發動英勇沖鋒,直接將被控制的李涵聞頂撞出數百米之外,她一口鮮血在噴灑中,已然瞬移而回。

    而童強和八韃盾面上發出震耳欲聾的反震之聲,兩人盾牌脫手,鮮血狂噴中直接昏了過去。

    龍魂不顧自身安危的極限爆發,讓所有木靈梭大軍撤走,短短時間已經消失得無影無蹤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...”

    李涵聞怒極狂笑,解除控制后面色陰沉得快要擰出水了,提著戰戟緩步而行,切齒道:“很好,龍魂就算死了也將青史留名。”

    他是發自心底的震撼,一群武王竟然能將他控制住,雖然他未傷分毫,卻是傷了尊嚴。

    “不過,到此為止!”

    李涵聞話音一落,一道長空戟影方一出現,高空驀然憑空斬出一口巨劍,仿佛九天云龍一般神秘突顯。

    ‘鏗——!’

    戟影應聲破碎,李涵聞崩步倒退,眼中出現了前所未有的駭然。

    這一道萬丈高空的碰撞轟鳴,宛如驚天霹靂一般,戟影的破碎震散到四面八方,而那口巨劍卻只是微微顫鳴而已,這讓場中的打斗盡皆默契的停了下來。

    李修竹此刻長劍染血而退,他雖是跌落到戰神三層中期,但在御魔團幾十名堪比戰神的武圣面前,依然是穩占上風,唯一能讓御魔團穩住陣腳的是,他們盡皆是經受了數百年極西之地苦難的鍛體武修,韌性極強。

    死在李修竹劍下的武圣已經不下十名,余者或有重傷,卻是死戰不退,那悍不畏死的眼神中的戰意,令他感到心驚,仿佛這些人根本就是為求一死一般。

    修為跌在戰神五層中期的文敗風范早失,手持重劍咬牙切齒,滿腔的血怒盡皆展現在那扭曲的臉上,天問宮已經被夷為平地,要說心里不后悔那是自欺欺人,所有的武圣死無全尸,幾名戰神和他聯手防御兩波轟殺,也是身受重傷,被一群武圣圍攻,幾名僅剩的親傳弟子在防御中早被震昏,遠遠的丟了出去。

    若非大長老文同鏵和宮主文英修苦苦支撐,早被一群武圣剿殺。

    文敗所有的憤怒都轉化成了怨氣一般,但卻發泄不出,這種憋屈他已幾百年未曾品嘗,幾名普通的戰神他在全力爆發之下,竟然只擊殺了汪正和薛釗兩名戰神初期,余下五名戰神不僅沒生出懼意,反而愈發的兇悍起來,無數未曾見過的武技傾力施展,竟然讓他傷勢加重。

    按理說,他是不會如此不濟,奈何兩波轟殺他承受了太多的傷害。

    他不比李涵聞,他需要全力以赴的去挽救門人和天問宮,只是兩次防御到極致的真元罡氣,便消耗過半。

    他自知已經受到了重創,無窮的怒怨讓他失去了往日的淡然和冷靜,在與六名戰神周旋拼殺中無法施展出最強攻擊。

    也是在那一刻,他才感到后悔無比,他為了得到天音靈體,終歸結底不是為了個人,而是想要讓天問宮成為東森第一宗門,走到這一步他完全沒想到,他是真的沒想到文一鳴還能讓天災發出第二波轟殺。

    此刻,他倒縱脫離戰圈,死死按壓心頭的悔恨和怒意,看著一片廢墟,連兩座主峰都已不見,整個天問宮仿佛一座坍塌了的滿目瘡痍的土丘一般,他忍不住一口淤血狂噴而出,再看看那僅剩的幾名戰神,和拋得遠遠的幾名昏死的親傳弟子,文敗連嘔數口黑血。

    “文一鳴,老夫誓要殺你全家,將你父母妻兒囚于丹爐中,活活煉死!”

    文敗重劍遙指遠處的文一鳴,猙獰的面目仿佛瞬間蒼老了幾百歲一樣,眼中盡是灰敗。

    而這時,他也才看到文一鳴身前多出了兩人,一名高大魁梧的,須發皆白的老者負手傲立在高空,身旁帶著一名水藍長裙的女子,竟是第五秋婼。

    “哼!”

    老者一聲冷哼,彷如利劍激出的殺氣一般,兩道白眉如劍芒般斜插兩鬢,不怒自威,冷冷的看向文敗。

    第五秋婼剛被那老者脫手放下,看著滿臉滄桑憔悴的文一鳴,已是潸然淚下。

    文一鳴瞬然收起龍槍,兩眼亦是酸澀無比,上前一把將其緊緊擁入懷中。

    “對不起,秋婼,我來遲了,讓你們母子受苦了,我不是一個好丈夫好父親...”

    第五秋婼使勁的搖著頭,抬起纖手捂住了文一鳴的嘴,泣聲道:“你是最好的丈夫,最好的父親,我知道你一定會來。”

    她強忍自己不要哭泣出聲,淚水卻是控制不住的大滴大滴滑落,打在甲板上,那微不可聞的聲音卻仿佛砸在了人心之上。

    凌青萍和中曉善等人黯然淚下,龍魂眾位鐵漢使勁睜了睜眼,微微仰頭望天。

    他們與第五秋婼有著深厚的感情,也知道她在這十幾年里拉扯兩個孩子長大,受了多少苦,最終卻被迫骨肉分離,那十余年的心酸非身在其中,難以感受。

    文一鳴摟著妻子,望著下方,那里好像是他第一次看見自己的子女,感動中混雜著如劍穿心的疼痛。

    近十四年的等待和苦苦思念盼來了今天在險境中的相聚,第五秋婼沒有絲毫責怪,一如既往的信任,眼眸中深深的愛意半點不減。

    文思文念只見過丑陋的阿秋,自己只以父親的身份讓秦小逸帶回了一句話。

    而在今日,文思卻叫了自己一聲爹,文念那親切而委屈的眼神令他想飛身而下,擁入懷中,用余生好好的愛護。

    “師傅在山下帶我上來的。”第五秋婼輕輕的推開文一鳴,略顯蒼白的臉頰浮起一抹紅暈,朝龍魂眾人走去。

    文一鳴拱手感激道:“前輩...”

    老者負手微微頜首,打斷道:“某乃梁炙,很好,沒讓老夫失望,秋婼沒看錯人,你若不來,老夫非教訓你一頓不可。”

    接著拂袖而起,指向文敗,冷冷道:“老不死的,敢囚我弟子和徒孫,老夫本就是來滅掉天問宮的,現在只好取你狗命。”
為您推薦

@書屋小說網 . http://www.sovtsc.tw
本站所有的文章、圖片、評論等,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并維護或收集自網絡,屬個人行為,與書屋小說網立場無關。
如果侵犯了您的權利,請與我們聯系,我們將在24小時之內進行處理。任何非本站因素導致的法律后果,本站均不負任何責任。

10电子游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