親,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
第九百零八章:自爆
字體設置
    戰機轉瞬即逝,文一鳴在朱雀披風的抗暈中穩定下來,對這刀斧手的攻擊心悸不已,剛才那一瞬間便有一道濃郁的魔氣向他腦海侵襲,那種感覺就像整個世界都背叛了自己似的恐怖。

    竊魂卷在關鍵時刻直接將魔氣阻斷,就那么一瞬間,文一鳴有種劫后余生的后怕,那種被人眼睜睜看著控制自己靈魂的感覺,有難以描述的詭異。

    此刻,刀斧手那眉心處的豁口劇烈的發出哧哧的聲音,竟是溢出一滴滴赤紅耀眼的鮮血,喉頭發出的聲音無比的痛苦,甚至丟掉了彎刀,單手抱頭,面現苦楚。

    文一鳴不明原因,在對方并未反撲之下遠遠的退開,他估計是這刀斧手施展精神攻擊被竊魂卷截斷而受到了反噬,同時那胸口的槍傷也在裂開,一抹抹的黑絲從中溢出。

    他甚至能感覺到對方在界力中越來越抵抗不住,文一鳴神諭雙瞳觀察了很久,也未能看出多少端倪,只根據些許信息推測出,這些家伙在界力窟中的確受到了壓制,但他們自身的魔氣能夠起到抗衡抵消的作用,只是一旦受到致命打擊便會快速流逝生命力。

    不到兩息,那刀斧手將大斧也丟了,抱頭蹲伏,幾欲倒地打滾一般痛苦,那眉心豁口的鮮血越來越濃,胸前的傷口不斷溢出黑絲舞起。

    文一鳴趁機將專注大膽的侵入那人腦中,身體中。

    而此刻,那人如瘋了一般,朝文一鳴沖來。

    文一鳴撤回專注母體的瞬間臉色大變,一腳反蹬荊棘護壁,閃身找了一處厚實的荊棘轉角作為掩體。

    ‘嘭——!’

    一聲猶如在深海爆破的聲音響起,感知中,那刀斧手身體如一個人肉炸彈般爆開,能量沖擊波直直轟開方圓三十米,界力空間才將所有余波吞噬完全。

    “自爆!”

    文一鳴背靠荊棘轉角,坐在地上竟感覺呼吸異常沉重,到此刻,他確定了,這絕對是魔族。

    他能提前發現危險,便是在專注深入對方腦海時發現,其內居然有一枚腦核,就像一枚烏黑的晶石一般,其上蔓延著血紅色的紋路,倒是顯得頗為瑰麗。

    而當時,那腦核正努力的將軀體所有的魔氣的聚集在一起,那血紅紋路在烏黑晶體上,就像密密盤繞的血管一般,恐怖的將魔力濃縮凝聚在腦核中壓縮一點。

    當他察覺到這一點時,腦海中立馬便出現‘爆隱蟬’三個字,沒有半點遲疑的逃遁而走。

    當初他亦是好奇的研究過爆隱蟬,其自爆方式與其頗為相近,有頗多相通之處。

    不過這魔族的自爆沒有爆隱蟬那般果決、快速,但摧毀力絕對不是同一個等級,如果他當時還在旁邊,能否活下來,難說。

    極限戰神級別的自爆,開什么玩笑,如果不是界力窟對他的保護,就他剛才距離兩百米不到的距離,依然會受到沖擊震蕩,別的不說,內傷嘔血是少不了的。

    自爆,乃是絕望的力量,絕望中的力量,潛力不可以正常道理計算。

    良久,文一鳴走出轉角,這一戰他雖然沒什么壓力,也未受傷,但所受到的驚懼卻是不小,無論是魔氣侵蝕腦海、靈魂,還是腦核聚能自爆,這都是恐怖而瘋狂的戰斗方式,他以前從未接觸過。

    嘯月狼皇曾說,魔族的攻擊會讓人類魔化,看來便是剛才那種精神攻擊,的確是防不勝防,而且他當時根本找不到擺脫和抵抗的方法,若非是竊魂卷相護,估計現在自己已經是他們其中一員了。

    文一鳴打了個寒顫,這簡直就像生化感染一樣,令人發自內心的恐懼,來于靈魂的抵觸。

    有了這一次的戰斗經驗,他更加謹慎了,自爆在界力窟中他還來得及逃脫,但那精神攻擊,盡管有竊魂卷幫助,他依然不放心,畢竟這是來于外物的幫助,沒有自我掌控的安全感。

    文一鳴看了看剛才那刀斧手自爆的地方,除了荊棘護壁被沖擊損毀了不少,那自爆之處的魔氣也極為濃郁。

    他遠遠的繞開,目前除了依靠生命精華,他未能找到任何抗衡魔氣的辦法,更別說驅除了。

    每到必經的岔路口,他都會耐心的等待,讓有機率相遇的兩名刀斧手錯開后再經過。

    沒了強隱,兩千米外的第二名刀斧手他沒了偷襲的機會,只得硬上。

    第二場是一場硬仗,連龍虎禁怒都施展了,才能與之抗衡,主要是對手多了一種斧影和刀影的攻擊,比起佘惜榕更有優勢,而且在未受到致命打擊前,界力窟對他們的消耗并不大。

    這次文一鳴將界力凝聚,密布防護在整個腦海,其余的攻擊他不是很懼怕,但對方體質強悍得驚人,遠距離以刀氣和斧影狂轟濫炸,他別說撿便宜,能不吃癟就算不錯了。

    還在界力窟中,他融合了界力的脫手龍槍不會被削弱攻擊,偶爾騰出手來反擊一槍,慢慢的將局勢扭轉,一點點累積優勢,終占上風。

    “嘿!該老子了!”

    文一鳴這一場足足耗了一刻鐘,一直被壓著打,別提多憋屈了,此刻穩占上風,脫手龍槍瘋狂投擲,收發自如中感覺到矛、槊、劍、刀四種意境和槍意的融合越來越自然,文一鳴亢奮不已,手中的龍槍來得更歡騰了。

    一氣三十記龍槍擲出,在界力懲戒和殺意領域的壓制中,那刀斧手終于傳出了‘赫赫’的痛苦聲。

    文一鳴又狠狠貫出兩槍,感知到那刀斧手傷勢中的外溢魔氣忽然回卷時,快速朝早已選好的掩體逃命。

    自爆,這是一個任何人都必須認慫的狠招,他也不例外。

    經過這一場戰斗,他基本摸清了魔族刀斧手的路數,到外界他不是對手,在界力窟中,他能依靠遠程的界力槍技以意境一步步消耗,只要不同時遭遇兩人,他穩操勝券。

    步步為營的前進中,文一鳴已經擊殺了六名魔族刀斧手,此刻他正在一處魔氣稍顯稀薄的地方恢復修煉。

    而且,通過幾場戰斗,他有了新的發現。

    上一名刀斧手,他僥幸將其在自爆前擊殺,發現那眉心的豁口中的點點螢光竟然是濃郁而精粹的一種未知能量,它獨立于魔氣中不受侵蝕,卻能將魔氣凝聚一體。

    文一鳴拿著刀斧手那枚黑乎乎的紅紋密布的腦核,看著那綠色螢光點脫離了自己的控制,飄飛到遠處,腦海中閃過一道靈光。
為您推薦

@書屋小說網 . http://www.sovtsc.tw
本站所有的文章、圖片、評論等,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并維護或收集自網絡,屬個人行為,與書屋小說網立場無關。
如果侵犯了您的權利,請與我們聯系,我們將在24小時之內進行處理。任何非本站因素導致的法律后果,本站均不負任何責任。

10电子游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