親,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
第一千零一十三章:酋長贊恩(三)
字體設置
    包括阿蒙在內的十三人一起承受著贊恩釋放的壓力,神色一片凝重。

    良久,直到傷勢未復的文一鳴嘴角溢出一絲血跡,贊恩驀的移開視線,笑道:“有些膽識,不過我依然保留對你們的敵意,能否與我祖安氏族成為朋友,并不是靠嘴皮子,我們講求事實。”

    又道:“當然,你將阿蒙當兄弟,我能從你的眼神中看到真誠,老夫信!這也是我接受你們來到部落的原因之一。”

    文一鳴內心是有些不滿,他之前所說也半真半假,大陸的安危他可以說在乎,也可以說不在乎。

    之所以做這一切,完全是為了家人朋友,以及咆哮島。

    當然,也有周小帥、流浪者、祖老等人的影響在內,但這些都不會成為他的束縛。

    “說吧,周小帥口中能拯救神廟的天行者,到底有什么建設性的提議!”

    贊恩擺手示意眾人落座,自己率先坐了下來。

    待所有人入座后,文一鳴摸出了生命精華和木精之靈放在桌上,道:“這是嘯月狼皇交給我帶在身邊,說或許有用。提議沒有,我連神廟什么樣子都不知道,談何意見?”

    贊恩的目光凝視在生命精華和木精之靈上,露出濃濃的好感和敬意,良久才以手護胸,頜首道:“無論如何,感謝嘯月狼皇的情義,感謝他還記得我們這個被遺忘的民族。”

    搖了搖頭,又道:“神廟的確需要這些,但沒有用。”

    琺瑪補充道:“神廟的下方有一顆神藏之心,以前每過百年就會生出生命精華,朝阿曼尼荒崖各個地方散發,所以這片地方哪怕一只小松鼠,它們的壽命也高達數百年,而且會因為濃郁而純凈到極點的靈氣孕育出靈識,成為靈獸。”

    拉姆多點頭道:“祖安氏族熱愛大自然,所以這片地方除了自己圈養的牲畜,是不允許在外殺生的。而這片地方也極其和諧,別說是野獸,就連高階兇獸也不會擅自到村莊來獵食,甚至在野外荒嶺遭遇,也不會發生沖突。”

    僅是言語上的描述,便讓眾人感覺到和諧,有種想要去守護的感覺。

    贊恩眼中流露出一抹美好的回憶,道:“木靈之精在神藏之心中很難孕育,起碼千年一出,散逸到阿曼尼荒崖中,讓一切的奇珍異寶,靈草靈藥都會加速生長,就算大家不采挖,它們也會自動化為靈氣反饋給大地,反饋給神廟,形成無限的良性循環。”

    “你們現在看到的勃勃生機,已經是最后的黃昏,神廟損毀導致滋潤萬物的源泉斷了流,如同發屋求貍似的透支神藏之心,一旦神藏之心枯竭,整個阿曼尼荒崖將逐步崩塌而不復存在。”

    贊恩述說間,神情落寞,琺瑪等人亦是流露出哀傷,低垂下了頭,氣氛沉重得難以嘆息。

    實在可惜,這是文一鳴等人發自內心的想法,阿曼尼荒崖的確是世外桃源,人間仙境,如果因此而消失塌陷,實在令人惋惜不已。

    文一鳴看向贊恩,道:“酋長,敢問神廟是何時出現問題,這么多年來,你們是否掌握了有用的消息。”

    在贊恩的示意中,對神廟最有發言權的琺瑪回憶道:“神廟的力量開始明顯減弱是在好幾千年以前,但是我們沒有辦法,因為神藏之心被魔靈侵蝕,我們祖安氏族雖然不懼魔族,但在無法開啟神藏之門的情況下,對魔靈也是無可奈何。”

    “魔靈?”文一鳴連忙將他神農鼎中封禁魔靈的事道出,并對神藏之心如何被魔靈侵蝕一事作了初步的了解。

    原來,當初祖安氏族曾爆發過戰亂,源于在人魔大戰中展現了令人忌憚的實力,一名族人被外界人類施以藥物和特殊手段控制,私藏著魔靈帶入了阿曼尼荒崖。

    人魔大戰結束,祖安氏族被外界視為異族而驅逐,被迫回到了阿曼尼荒崖。

    當祖安大軍回來時,發現神廟的護衛竟然全體被魔化,將所有守護神廟的族人屠戮一空,如果他們再晚些回來,恐怕整個阿曼尼荒崖的族人都會被魔化。

    那是一場極其慘烈的戰爭,親手擊殺被魔化的族人,那種痛苦難以言喻。

    長達一月的搜索誅殺魔化的族人,雖然保得了家園,但整個部族的實力銳減。

    被魔化的祖安人的戰力堪比祖安狂人,那一戰導致了祖安氏族的狂人幾乎消耗殆盡,連神廟守護者都戰死在其中。

    如果沒有那場戰役,祖安氏族鐵定會組織部族勇士,席卷忘恩負義的外界人類。

    只可惜,戰役結束之后,整個部族人數不足原先的十分之一,除了未戰死的勇士和族人,大多都是老弱婦孺。

    如此,在近千年中,部落一直處于難以發展之中,因為家園有魔氣的入侵,導致了頗多珍奇異獸變得兇殘,無數的奇花異草衰敗死亡,整個阿曼尼荒崖不再和諧,仿佛回到了最原始的時期,整日里為了守護最后一片村莊,被迫與無數變得兇殘的異獸作戰。

    千年后,阿曼尼荒崖中的殘存魔氣被神廟終于完全凈化,逐漸的恢復了平靜,但家園已經破敗不堪,不復往日的山清水秀,四處一片荒蕪。

    不知過了多少年,阿曼尼漸漸的在神廟的滋潤中有了起色,祖安氏族也在振奮中帶著無盡的仇恨重建家園。

    可以說,阿曼尼荒崖中的每一寸土地上都有他們自己族人的鮮血,在重建中,每一片土地也深藏著對外界人類的憎恨。

    到此,文一鳴等人無比理解,為何祖安人會如此的仇視他們,恨不得生食其肉一樣。

    他們相信,如果沒有流浪者先行到此,沒有泰一、阿蒙,他們此刻早已被折磨致死了。

    文一鳴心頭的不滿完全消去,如果咆哮島遭到如此待遇,他的天災同樣會將外界人類視作永不言和的死仇。

    “酋長!”阿蒙語氣極為不解,問道:“在外界也有關于我族的記載,據說我們祖安氏族不懼魔族的魔氣,怎會有如此劫難。”

    阿蒙問出了文一鳴等人心中的疑問。

    而琺瑪眼帶濃烈殺意的答案,讓眾人為之心驚不已。
為您推薦

@書屋小說網 . http://www.sovtsc.tw
本站所有的文章、圖片、評論等,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并維護或收集自網絡,屬個人行為,與書屋小說網立場無關。
如果侵犯了您的權利,請與我們聯系,我們將在24小時之內進行處理。任何非本站因素導致的法律后果,本站均不負任何責任。

10电子游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