親,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
第一千零七十一章:傳奇之死(一)
字體設置
    “梁炙前輩!”

    文一鳴趕緊強行起身,實際上他雖無真元,但體力恢復了許多,在看到降落在地的亞麻白袍老者的威嚴面容時,發自內心的敬意油然而生。

    龍魂和泰一也趕緊上前見禮,天罰戰神梁炙讓他們尊敬的不是高絕的修為,更多的是敢于只身抗衡圣壇幾十年,而且在天問宮之戰中援手,相當于拯救了整個天災。

    “師傅!!!”

    最驚喜的莫過于第五秋婼,自從當初還是武師時在西域分別,于天問宮廣場匆匆一面,盡管梁炙這個師傅只和她相處了不到一個月,但對她的教導卻是沒有半點藏私。

    歷來喜歡獨來獨往的他,在得知弟子被困后,第一時間趕了過去,還是被司徒千刃重傷的情況下,這份恩情第五秋婼一直深藏心底。

    梁炙朝眾人微一點頭,對于龍魂修為的大幅度提升,露出了贊賞的微笑,而后抬起大手,滿意的輕撫第五秋婼秀發,道:“好,極限六層,比為師成就高!”

    梁炙說話的同時,也掃過了龍魂眾人,毫不掩飾對他們的欣賞。

    說完,他望向了遠在數百米外的深坑,看著從坑中飄飛出的黑色霧氣,微微皺了下眉頭,沉聲道:“是他!”

    第五秋婼看到梁炙神色嚴肅,其中還帶著頗多回憶,她沒再說話。

    文一鳴上前一抱拳,道:“梁炙前輩,您怎會在此......”

    正說話間,又是一道身影由遠而近,眾人看清時,竟是好久不見的墨子幽。

    墨子幽還是一身黑袍的打扮,半面的面具依舊冷酷,在見到眾人時流露出一絲難得的笑容。

    唯一不同的是,他如今的修為也是戰神,盡管只是戰神一層,但這個修為提升速度仍舊震驚到了眾人。

    墨子幽向眾人微一抱拳,朝文一鳴道:“梁前輩在得知你們進入了無回云海后,我們已經在周圍等了數月...”

    簡單幾句話,加上梁炙偶爾插入兩句,眾人明白了原委。

    梁炙近年來不見司徒千刃的影子,在西域見到了凌霄戰神黃頡,得知他們去了無回云海尋找阿曼尼荒崖,以他幾十年來對圣壇的關注,加上天機盟的機密情報,他估計司徒千刃非是放棄了他這個擊殺目標,肯定是有了更高的任務目標。

    結合文一鳴首次去天賜塔的時間,司徒千刃也曾出現在天賜塔的情況,他相信這個和自己耗了一輩子的對手的目標肯定是文一鳴。

    墨子幽近年來一直在玄武密藏的界力窟中修煉,冥無心退隱之心已定,將所有的資源傾注在其身上,墨子幽天賦不差,晉級戰神后出關再次執掌高層職位,而這時他收到了來自祖老的傳訊,讓他陪同梁炙前往金沙邊境。

    文一鳴和龍魂的去處,天災比祖老更清楚,墨子幽和梁炙在金沙邊境盤桓了數月,沒想到他們曾經的入口是在千里焦土外圍的邊緣處,直到方才出現天雷劫,這才匆匆趕來。

    得知這些,眾人對梁炙連忙抱拳感謝,盡管清楚梁炙前來的原因更多的是為了第五秋婼,但他們情同手足,已經不分彼此。

    第五秋婼緊緊的抱著梁炙的手臂,美眸中盡是滿滿的感動,且洋溢著溫暖。

    墨子幽話本不多,簡單道出原委后便不再說話,梁炙一直看著那遠處的深坑,良久才道:“走,去看看!”

    眾人隨同前行,再見司徒千刃時,都禁不住心頭一抽。

    偌大的深坑中,司徒千刃衣袍破損不堪,多處皮開肉綻,露出森森白骨,左臂已經血肉模糊,雙腿齊膝而斷,腰腹處能看到臟腑的蠕動,好似在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腐爛。

    更為驚心的是渾身溢出黑氣,那面龐上紋路早已不見,隨著黑氣的溢出,真個人的血肉似乎都在干枯。

    所有人能聽到他沉重不堪的呼吸聲,那破碎的胸腔處,隱隱看到心臟在搏動,詭異的是每一次搏動都擠壓出頗多黑色霧氣。

    梁炙和文一鳴靠近時,司徒千刃虛弱的眼神投了過來,竟然出奇的浮出情緒,其中有迷茫,有恍然......

    文一鳴視線落在那胸腔中的心臟上,見其隨著黑氣的溢出,心臟好似在復蘇一般有了生機,想起神廟典藏中的信息,嘆道:“圣壇秘法加上鸑鷟深淵的精純死氣,讓他面對天雷劫無力抗衡,能做到硬扛天雷劫不灰灰湮滅,的確是千古奇才。”

    他看向梁炙,道出了司徒千刃本是死尸的秘密,而后惋惜道:“天雷劫讓他脫離圣堂武士,又短暫的生機復蘇,他的記憶在緩緩恢復,可惜時間不多了...”

    梁炙狠狠的皺了皺眉頭,深深的嘆了口氣,幾十年的死敵,原來對方早已沒有生命,他無數次險死還生,在對抗中輸多贏少,這一刻卻沒有了恨意,有的只是對一代傳奇的遭遇的同情。

    文一鳴亦是如此,他與司徒千刃本無仇恨,在初入雙城時便對這個傳奇人物極其仰慕,不止一次在腦海中復原當初司徒千刃獨上青云堡的一戰。

    單槍匹馬殺上南部第一宗門,無人能與之抗衡,這是何等的豪情,令無數后輩心生向往。

    集數派高手將其圍殺,司徒千刃他雖死猶榮,聲名震動南部兩百年而不減。

    然而,一代傳奇死后卻不得安寧,帶著被囚禁的靈魂成為了行尸走肉,被人呼來喝去,看似在圣壇中地位奇高,實則乃無人問津的傀儡,這是何等的悲哀。

    在場人都能看到這一刻清醒過來的司徒千刃復雜的眼神,其中流露出濃濃的自嘲,夾帶著無盡的痛苦和悲傷。

    在場人無一不是受到過司徒千刃的追殺的,但在這一刻卻生不起仇恨,沒有人能容忍自己死后還淪為傀儡,連靈魂都得不到安息,這是對死者最大的褻瀆,天地不容。

    天雷劫與其說是終結了司徒千刃,不如說是在拯救他的靈魂。

    為此,司徒千刃仰頭望著高空,雖是七竅流血,卻露出了無比輕松的微笑。

    文一鳴俯身上前,托住其下頜,一連喂服了三瓶藥劑和兩枚高階急救丹藥,他看得出司徒千刃沒有對這個世界的眷戀,但卻有話想說。

    咳血之中,司徒千刃好半晌才穩定下來,不再劇烈喘息,但眼神已經泛散,面部血肉迅速的枯敗下來。

    “謝謝!”

    司徒千刃咬牙吐出兩個字,滿含痛苦,那笑中帶恨的無奈解脫的表情,令在場人暗嘆,生出心酸。
為您推薦

@書屋小說網 . http://www.sovtsc.tw
本站所有的文章、圖片、評論等,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并維護或收集自網絡,屬個人行為,與書屋小說網立場無關。
如果侵犯了您的權利,請與我們聯系,我們將在24小時之內進行處理。任何非本站因素導致的法律后果,本站均不負任何責任。

10电子游戏